我好菜啊,请不要关注我

【俏苍】

-有年龄操作,苍狼…五岁(?)设定【。
-啊啊啊啊啊苍兔兔兔兔兔兔兔我爱兔兔兔!!(感觉暴露了什么
-正刮着台风,应景…
-作者觉得,……写的好雷()接受不了“精忠哥哥”这样称呼的旁友就快别看了(……)



暴雨倾盆。
空调呼呼作响,窗外呼啸而过的风声狠狠刮擦过玻璃,和着雨声噼里啪啦胡乱作响。

苍越孤鸣几不可查地抖了一下。
他偷偷把眼睛睁开一条缝,窗帘拉的严严实实,房间里黑漆漆的,除了身边人轻浅的呼吸声,没有其他任何声音。
除了。
窗帘上突然印出一道银白色的影子,那个瞬间这个房间亮了起来,但苍越孤鸣反而把头埋进了被子里,闭着眼睛,用那双小手紧紧地捂住耳朵。
要来了。
“轰!”的一声,惊雷乍起,再怎么捂紧耳朵显然也是徒劳,那可怕的轰鸣还是一下子钻进他的耳朵里,苍越孤鸣的小身板虽然只是小幅度的抖了抖,但是已经有泪水在他的眼眶里打着转,他明显在克制着自己的动作,虽然已经怕的要死了,也不敢闹出太大的声响。

精忠哥哥很辛苦的工作完了才躺下休息,好不容易能够和精忠哥哥一起睡觉,一定不能吵到他,呜,呜呜……
父亲也说过孤鸣家的孩子不能这么胆小,可是,可是……
可是我能不能明天再勇敢呀,现在真的很怕很怕……


在下一次雷声响起之前,他悄悄的又睁开眼睛。
俏如来背着他,肩膀随着呼吸上下拂动,那头银白色的,绸缎似地长发也因着他的动作而飘落。
苍越孤鸣偷偷地伸出手,抓住了一尾发梢。
他的动作很轻很轻,将掌心合上又松开,那些细碎的银白发丝散乱在他的掌心,像是撒下了一片月华。

精忠哥哥……

闪电先行一步而至,苍狼慌慌张张地松开手,又一次将头埋进了被窝里。
也许是因为蓄力太久,这一次的雷鸣显得漫长而恐怖,轰隆隆的雷声一阵接一阵,苍狼终于忍不住吓得哭了出来,然而他就连哭也只是小声的啜泣,甚至张嘴咬住了一小块被子,就是为了不让自己发出太大的声音。

然后。
有什么温暖的东西摸过他的脸颊,揩去了他眼角的泪水。
他慢慢的睁开眼睛,看见的就是俏如来温和的眉眼。但俏如来此刻显然是十分担心的,于是连带着那双好看的眉也染上七分忧虑三分自责,“怎么了苍狼,是吓到了吗?还是做噩梦了?抱歉,我睡的太熟了……不要怕,不要怕,精忠哥哥就在这里呢。”
俏如来将床头灯拧开,暖黄色的灯光打在他身上,更是添了一份朦胧的温柔。
俏如来轻轻地把苍狼从被窝里抱起来,调整好角度让臂弯能够被苍狼舒服地枕着。苍狼伸出手抓住了俏如来的衣襟,小脸哭的乱七八糟的,张开嘴想说些什么,结果一声“嗝”就漏了出来。
俏如来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但笑意还是从眼底升起,他轻柔的拍拍苍狼的背给他顺气,“苍狼想说什么呢?”
这下倒是让苍狼涨红了脸,闭着嘴不肯再说什么,反而把头也埋进了俏如来的胸膛。
雷声突响,俏如来只觉得自己怀里的小团子身体一疆,然后更紧地抱住了自己,小幅度的抖了起来。
俏如来慢慢的抚着苍狼的背,嘴里轻声哄着,“苍狼不要怕,不要怕,精忠哥哥在这儿。”
“才……才……嗝!才没有怕呜呜……”
“好,好,我们苍狼最勇敢了。”
“呜…嗝!我,我明天再勇敢好不好,精忠哥哥,呜呜……”
“苍狼什么时候都是最乖最勇敢的孩子。”
“真的吗?”
听到这句话,苍狼将他的头抬起,连嗝也不打了,定定地盯着俏如来,英俊的小脸蛋上遍布泪痕,眼尾一片薄红在小孩子柔嫩白皙的肌肤上实在是太明显了。
俏如来在心底默默的叹了一口气,苍狼才五岁啊……
于是他点头,是令人信服的坚定语气。
“是的,苍狼是最乖最勇敢的孩子了。”
他低头这样说着,看到那个孩子因为自己的一番话破涕而笑,于是他也笑了起来,将苍狼的脸轻轻捧起,落下了在他额间的一个吻。



-有一个灰常小的地方,前面兔兔一个人的时候都用苍越孤鸣,后面有俏俏相陪就是苍狼了~
兔兔兔兔兔!我好喜欢兔兔!想把一辈子的宠爱都给他!(

评论(2)
热度(13)

© 很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