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默】

山路有些颠簸。

冥医将车窗打开了些许,山脚的风已经有了凉意,车速并不快,然而连续且大幅度的弯道还是让人晕眩,冥医的眉头皱得更深,将头转向身旁还在看pad上文献的默苍离。

“默仔苍离,别看了,会晕车的。”

“嗯。”

默苍离嘴上应得好听,指尖却不曾停下动作。冥医扫了一眼屏幕,只觉得脑中眩晕加重,胸口闷闷的透不过气,连忙将头重新转向窗外,让苍翠的绿意洗涤眼睛,怏怏地低声抱怨,“头晕。”

事实证明晕车与体质强弱并无关系,默苍离老神在在地看着pad,冥医却已经难受得不行,他们出门得急,晕车药没有带上,现在浑身上下都别扭得不对劲。

默苍离将视线移向身旁坐立不安的男人,冥医已经将眼睛合上,然而锁死的眉头与抿紧的苍白嘴唇...

【鳞鱼】

又是开车练习,整个人都很疲惫了所以后面都乱七八糟的不是错觉(。

为什么我从放假开始都在练车还毫无长进,很生气了..........

架空设定,的确是鱼肉了(。)

很懒诶,就是不想动不想再修了...................

所以很OOC

链接:http://wx2.sinaimg.cn/mw1024/ba0c49bcgy1fhiibak07qj20k97psnpd.jpg

【温默】

没写完就不打tag了,惊觉写过这个,姑且一存

“看来是平局了。”

神蛊温皇笑着在棋盘上落下白字,现在一整张棋盘都被散乱错落的黑白棋子填满了,他幽幽地摇着手上的圆扇,充斥着整个扇面的蓝色小叮当明晃晃地昭示着自己的存在。

默苍离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便低下头动手收拾起了棋面,骨节分明的手指捻着黑棋一颗颗放回棋盒,清清冷冷的声音便跟着棋子噼啪入盒的声音一并响起,“既是如此,先前的赌注便也不作数了。”

“诶~怎能这样,既是平局,便算是双赢,既然是赢,你我二人,各自可向对方讨一个无法拒绝的要求,怎么样?”

这迎面而来的不怀好意简直是挡也挡不住,默苍离将最后一颗黑棋放进棋盒,抬眼便撞进了对方饱含笑意的湛蓝色眼中。

“...

【雁默雁】

摸鱼摸鱼!琉璃树大师徒组!(?
OOC
还是流水账写起来最好了,美滋滋!

默苍离的酒量很好。 

所以当上官鸿信拎着一袋啤酒敲开他家门的时候,他只是挑了挑眉,然后便让人进来了。 

正是午饭时间,默苍离本想随意地煮个泡面应付过去,但是学生既然都带着啤酒来找他,下酒菜总是要拿一点出来,只是……冰箱里也没什么能够吃的东西了。 

默苍离冷着脸站在厨房正中央,思考着要不然干脆把上官鸿信轰出去,自己也不必烦恼了。

 “叮咚——” 

门铃重新响起,上官鸿信开门,接过了外卖小哥手里的食盒,礼貌地道过谢后便将门重新关上。

 他走进厨房,动作颇为熟练...

【任剑】

被吞三次了心好累...............

走外链吧oyz

http://wx4.sinaimg.cn/mw690/ba0c49bcgy1fgni2p1z7ej20qo5vmb29.jpg

是车

ooc

梗来自空间一句话:你的///床///上///功///夫可都是我教的。怎么着,现在有了喜欢的人,就要饿死师父?

【雁俏雁】

-琉璃树师兄弟,在我眼里不上床攻受无差
-艰难的摸鱼,ooc
-三俏三俏,和原作出入大,私设飞天

当九界动荡一一平复之后,便是一段漫长的休养生息的日子。

身为矩子,即使很多事情并不需要俏如来亲力亲为,他却还是将自己过得十分忙碌,于是时间也在这样的日子里被模糊了概念,待到俏如来能够喘上一口气时,却也已经是将近年关了。

“大哥!”

银燕浑厚而响亮的声音穿过庭院,将正握着喷壶打算给院里的花浇浇水的俏如来给吓了一跳,大战之后,他的身子骨多少也落下了些毛病,长久地伏在案几上审阅公文,腰椎便会一阵阵地钝痛,是以被修儒勒令要多活动活动。 



安逸了太久,人的精神也会懒散下来,俏如来好不容易窥得半点闲暇...

【胡言乱语40】关于被论文虐出来的简单粗暴word使用感想·伪说明

四谷小牧:

冷西皮巨萌星:



如题。



很早以前就跟学妹说,到时候写个这个玩意儿给她参考。



然后就没下文了【。



其实想过很多次,但每次想到最后都觉得……这东西也算不上word使用说明,自己也并没有技术含量,写什么呢?



_(:з」∠)_



每逢佳节必更文。拿这个充数吧【不



还是……想到哪儿写到哪儿不排除以后添加or修改【真的么_(:з」∠)_



*应用对象大概是需...

【玄欣】

实时摸鱼。

这次的CP恰逢五一假期,又是第一天,人数简直是蹭蹭蹭的上窜,刚一入会场常欣就对面前乌泱泱的人群感到了惊诧,她是第一次来到规模这么大的漫展,只能说不愧是CP吗……

她捏着手上打印好的list,扭过头正想再询问一下飞渊几个地点,哪想那边的飞渊早就欢呼一声,拽着北冥觞就直直地往人海里冲。

“欸……”一闪眼的功夫就看不见那个粉红色的身影了,常欣无奈地摇摇头,对着身旁安静站立的男人摆了摆手中的list,“我们也走吧,玄狐。”

“嗯。”
穿着黑色兜帽卫衣的玄狐点点头,紧了紧帽子,颇为自觉的拉起常欣另一只空着的手,他还记着飞渊昨晚在酒店里分配任务时千叮咛万嘱咐地要保护好常欣呢。

大半天下来,该买到总算是都快...

【段子】

没头没脑的两个段子,干脆丢一起吧
第二个有戮史戮(??

【1】
“爹亲也太过嗜糖了。”
俏如来坐在病床边,拿着调羹搅拌着手里的白粥,史艳文打着点滴不方便,俏如来便舀起一勺白粥,细细吹凉后才送至史艳文嘴边。
白粥自然是寡淡无味的,于史艳文而言,这样的味道几乎算得上是苦涩了,他抿嘴将白粥咽下,在俏如来将第二勺送抵时,他叹了口气,似乎也对自己这有如孩童一般的嗜好无可奈何,只是这叹息声不是苦的,反倒是藏了些许无奈的笑意。
“苦日子过得多了,也总想换换花样吧。”
第一个苦字被史艳文含糊地带过,俏如来却还是听清楚了,他垂下视线看着手中的调羹,几不可察的“嗯”了一声。

【2】
懒得修改了,原本是戮史却变成史戮的一言难尽的段子...

1 / 6

© 遇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