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菜啊,请不要关注我

【段子】

没头没脑的两个段子,干脆丢一起吧
第二个有戮史戮(??

【1】
“爹亲也太过嗜糖了。”
俏如来坐在病床边,拿着调羹搅拌着手里的白粥,史艳文打着点滴不方便,俏如来便舀起一勺白粥,细细吹凉后才送至史艳文嘴边。
白粥自然是寡淡无味的,于史艳文而言,这样的味道几乎算得上是苦涩了,他抿嘴将白粥咽下,在俏如来将第二勺送抵时,他叹了口气,似乎也对自己这有如孩童一般的嗜好无可奈何,只是这叹息声不是苦的,反倒是藏了些许无奈的笑意。
“苦日子过得多了,也总想换换花样吧。”
第一个苦字被史艳文含糊地带过,俏如来却还是听清楚了,他垂下视线看着手中的调羹,几不可察的“嗯”了一声。

【2】
懒得修改了,原本是戮史却变成史戮的一言难尽的段子,我也很绝望!


史艳文嗜糖。
这在史家大概算不上是个秘密。
但糖吃多了终归是不好,更别说上次全家一起体检,史艳文被查出血糖高出平均值,更是吓得俏如来自此更加注重家里三餐的膳食搭配,全家人都陪着史艳文吃着低糖少油盐的饭菜,史艳文本也是克己自律的人,这一天天的粗茶淡饭下肚,便也甚少生出想要摄入糖分的念头,日子嘛,总是越过越习惯的。

但藏在骨子里的嗜好也许并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

史艳文站在某知名网红奶茶店门前,陷入了沉思。
……
偶尔放纵一下,也没事……吧?
但今天也许是太天时地利人和了,奶茶店的门前只有零星几人,不曾出现网络上疯传的排队长龙之姿,家里的小辈们今天也都忙着各自的事情,一会儿回家也不会有人在。
史艳文几乎是饱含着愧疚与隐约的雀跃之情走进奶茶店的。
“您好,请问需要什么呢?”
“乌龙玛奇朵。”
“请问甜度温度怎么调整呢?”
“常温,全……无糖吧。”
“无糖会很苦哦?”
“嗯,没事。”

拎着奶茶到家,史艳文才从那种紧张兮兮地状态里出来,他将奶茶放在了茶几上,纠结半晌,终究还是敌不过内心翻涌而上的愧疚感,今日若是破了例,往后便会有第二例,第三例,唉。
他长长地叹了口气,虽说是要浪费了,却还是打算将奶茶丢进楼下的垃圾桶。
“咔嚓。”
锁扣被打开的声音响起的时候,史艳文几乎是有些慌张的,大脑当机,他只来得及起身将奶茶拎起,藏在了身后。

“史艳文,你在家?”
回家的人是恰是戮世摩罗,他挑了挑眉扫了一眼直愣愣站立在客厅中央的史艳文,一边走近了他,“在做什么?”
“啊……无事,小空,你今天回来的很早。”史艳文微笑着应答,脚下的步子却是随着人的逼近而渐渐向后退。
啊,大意了。
“今天训练结束的早,我就先回来了,倒是你……”戮世摩罗看着始终与自己拉不近距离的人,那交叠在背后的双手怎么看怎么有鬼吧?
当我是傻的?
戮世摩罗轻嗤一声,旋即加紧了步子跨了一大步就将人的腰身握进掌心,他略一低头,便能看见史艳文藏在身后的秘密。
“哇——哦——,这下被我抓住了吧,偷食奶茶啊,爹亲?”
他故意夸张了语调,爹亲两个字充满了戏谑,史艳文更是尴尬万分,“这……”
然而戮世摩罗却已经熟练地接过奶茶,熟练地划口,熟练地抿了一口,上层的奶霜入口,甜而不腻,是惯常的好味道,只是紧随而后的乌龙茶……实在是苦得令人发指,嘴里那点儿甜味压根挡不住。
“这奶茶,还是我替爹亲解决吧……啧,怎么这么苦!”
戮世摩罗一脸一言难尽,他飞速将奶茶抽离嘴边,点点奶霜便不注意地沾上了唇瓣,他的眉心紧紧拢起,这下他不得不思考这也许是史艳文的一份不怀好意了。
“爹亲,你是想来害我的吧?”

“我话还没说完你就急急忙忙……”戮世摩罗皱着眉瞪着史艳文,大有史艳文再说一句他就要揍人了的错觉,史艳文只好讪讪地收回尾音,转而盯着戮世摩罗嘴唇上的雪白奶霜,“真的很苦?”
“废话,不然你来试试……唔?”
戮世摩罗的瞳孔猛的放大,盛进了史艳文那满头墨色的长发,唇上传来轻柔的触感,史艳文舌尖一卷,便将那些残余的奶霜全数扫尽。
“……”
“啊,还是挺甜的,你说对吗,小空?”

评论(5)
热度(19)

© 很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