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肉变强

【史家】

“亲爱的旅客朋友们,您乘坐的JG346组动车即将启动,请还未检票上车的旅客朋友们于五分钟内在检票口3完成检票。”

史精忠拖着行李箱气喘吁吁地跑进站台,终于在最后五分钟赶上了这趟回家的车。


北方的冬天到底与南方不同,就连风都多了一份冷冽,迎面而来刮得人脸颊生疼。

史精忠一路小跑,他本就不矮,背又直,往那儿一站就是一棵小白桦。一身白色的羽绒大衣更是衬得他脸蛋红扑扑的,看起来精神气很足,是个俊朗挺拔的模样。就连乘务员看到了他也忍不住上前搭话,热心肠地想要帮着他找座位。

史精忠还喘着,不方便讲话,却是小幅度的摆摆手,腼腆地笑笑便自己拖着行李找到了座位坐下,礼貌又乖巧。


车厢里暖气很足,史精忠将一切都收拾妥当后终于感受到了热度,他将羽绒服的拉链褪下,松了松系在脖子上的围巾。

他是靠窗的位置,透明的玻璃窗里隐隐绰绰印出他的样子,亮黄色的围巾拢着他的脖子,暖乎乎的,小太阳似的,围巾的针脚并不规整,看得出来织围巾的人手法并不熟练,却也是一份沉甸甸的心意。

手指冻得有些僵硬,史精忠将指节藏入那些柔软的编织物中,下巴也一并埋没在了毛线里。

他还记得堂妹忆无心将围巾交给他时的模样,漂亮的杏仁眼都弯成了月牙,带着些不好意思的羞怯和期待,“精忠大哥,围巾我是第一次织,织得不好……但你回来的时候是冬天,一定用得上它,可以收下我的围巾吗?”

他不用转身都能感受到身后来自叔父藏镜人的灼灼视线,他有些想笑,却是珍又珍重地接过堂妹的这一番心意,“辛苦无心了,精忠大哥非常喜欢,北方的冬天那么冷,它一定可以帮上大忙。”

“那就太好啦!”小姑娘拍了拍手,笑得格外开心。

“大哥大哥,真的没有什么东西落下吗。”银燕还在围着行李箱打转,“对了,零食零食,大哥要在车上待那么久,可别闷着了!”说罢便急急要往厨房的橱柜去,倒是坐在沙发上正打着游戏地史仗义一把抓住了他。

“我说你瞎忙活啥呢——大哥又不爱吃零食。”

“对哦!”银燕呐呐地应了声,又转身重新转回史精忠面前,“大哥……”

“银燕的一番心意大哥收下了,不过我已经备好几本书在路上看着解闷,银燕不必担心。”

“嗯……”银燕蔫蔫地点点头,他本想跟着父亲一起送大哥去车站,但奈何他已经升了高三,正是学业最紧张地日子,学校不仅开学早,补课也安排的满满当当,一会儿他还要去上自己最不擅长的英语,实在是抽不出身来。

史精忠伸出手摸了摸自家小弟的头发聊作安抚,一旁的史仗义虽然没插上两句话,游戏打得却是十万分的不专心,时不时就要偷偷瞄两眼站在客厅中间的这一群人,直到游戏界面上大写的“失败”二字出现,这个坑队友的家伙才终于扔了手机,没个正行地站起身就挂在了银燕的肩膀上,“大哥,去了那边要是有看上眼的妹子记得给你弟弟我介绍一下。”

“等你把这一头绿毛染回来了再说吧。”史精忠一脸不忍直视,却还是又多叮嘱了两句,“你少惹爹亲生气,多让着银燕些,我不在家,你……”

却是被捣蛋鬼截下了这些老生常谈,“唉,哉了哉了——”


帮着父亲将行李一并放进后备箱,史精忠坐在副驾驶上就开始发呆。

朋友圈刷了两遍后都没什么趣事,他便摁灭了手机屏幕盯着窗外,史艳文开车的时候不喜欢放歌,车里很安静,连空气也一并沉默着。

家门口其实就有地铁站,乘着地铁去往高铁站的时间更短也更便捷,然而史艳文却选择了亲自开车送他。

“父亲……”

“精忠……”

仿佛心有灵犀一般,车内本有些沉闷的气氛一下子被打散,史精忠一愣,又莫名觉得好笑,嘴角为了这父子之间的默契而悄悄扬起。

驾驶座上的史艳文却已经笑着叹了口气,“精忠,父亲一直因为工作上的事情很少陪你们,现在你又要去那么远的地方读大学了……”

“嗯,我理解父亲的。”

这句话并没有带着什么赌气叛逆的情绪,史精忠是真正明白父亲的辛苦。身居要职,史艳文又是极富责任心的人,工作上一有事情往往都要三五天不见人影。或许自己小时候心底也会有些许埋怨不解,但史精忠从小到大都不是让人操心的孩子,虽然自己很寂寞,但他也已经能够体谅父亲的难处。

两个小捣蛋鬼弟弟出生后,倒不如说史精忠也担了半个父亲的角色,他想,能帮着父亲一点是一点,让父亲少操烦家里的事情,就能更加专注于工作,那父亲是不是就可以更早一些回家了呢?

“唉……你就是太懂事了。”史艳文笑得有些苦涩,他总觉得亏欠这个懂事的大儿子太多,他是一个成功的企业家,却从不是一个好父亲。

倒是史精忠反过来安慰起了父亲,“没事的爹亲,现在网络这么发达,想见面还不简单吗?我也会把学校里发生的有意思的事情都讲给爹亲听的。”

“嗯。”




车程已经过了大半,史精忠抓着手机也有些昏昏欲睡,今天的车厢很静,他好运的没有和熊孩子在同一节车厢里,于是便在列车小幅度的颠簸中彻底放松了精神。

他是被手机设定的定时闹钟震醒的,他将时间设定为抵达前的二十分钟,车厢里已经有按耐不住的旅客收拾起了行李,闹哄哄的。他还没恍过神,盯着手机屏幕发了一会儿呆,这就要到家了?

“嘀嘀嘀嘀嘀嘀!”微信提示音又是突然一阵乱响,他手忙脚乱地点开已经有了99+标识的微信,家人群里已经炸成一团。

“大哥大哥,你到站了没有啊——!我们全家都在等着你呢!”

最新的一条消息是银燕发的,然后又是一张图片,动车上信号不太好,小圆圈转了半天也没显示出图片,史精忠突然有些紧张,他稍稍举高了手机搜索着信号,那张图也终于加载了出来。

银燕的大头凑在最前面,正一脸专注的盯着手机屏幕,他的肩膀上依然是小空那一头绿油油的乱毛,正咬着泡泡糖是一脸不耐烦的模样,父亲在屏幕的中间,正站在他们身后笑得温柔,稍远一些的地方站着叔父和堂妹,小姑娘瞧见了镜头,活泼地摆了个“V”字。

他蓦地有些鼻尖发酸,用手拧了拧鼻子后就和所有归家心切的人一样,早早便将行李箱从行李架上拿了下来,放在身前。

我终于回来了,他想。

评论(2)
热度(19)

© 桃花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