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菜啊,请不要关注我

【风花】

-头晕眼花,我是个废人了…
-没玩过游戏,肯定有bug(。最大的大概就是花抽不到雪女这张卡,系统送的都没有!
-又是一个冷cp系列(抖
-今天的第三篇,苏瑾,废(。
-本来只是给朋友的睡前段子,怎么会这么长啊啊啊啊啊…………
-傻白甜使我快乐


荻花题叶最近迷上了一款叫做“阴阳师”的手机游戏,是说他平常很少玩手机游戏的,这次会在手机里载下这款游戏也不过是因为他刚好接了这款游戏的代言。

但荻花题叶又的的确确是个小红手,在网上一片哭爹喊娘的“网易云爸爸求你调个掉率啊啊啊啊啊!”的情况下,他几乎是把把ssr,r卡和sr卡反倒是少的不行,每次他在自己私人的小号上po出式神图,总会有一大帮的人转发求蹭欧气求脱非。

但荻花题叶还是不开心。

要说为什么的话,因为他最喜欢的一张卡其实是sr雪女,他第一次看到微博上有人po出来这张式神的时候,这个式神,无论是名字,娇小玲珑的身材,还是那头浅蓝的长发,以及圆润灵动的大眼睛,当然还有衣服上那两团白色的,一看就很好摸的毛球设计,这些都深深戳中了荻花题叶的萌点,这才是我想要的式神啊!

从此以后荻花题叶就迈上了肝游戏的不归路。

然而当他都快把式神录收集齐了的时候,属于雪女的那一小块剪影依旧是黑压压的。荻花题叶盯着那一块小小的黑色,十分的不甘心。

于是他开始了氪金的不归路,但是人家氪金都是想抽ssr,只有他这么另类想抽sr,大概也算是另一种意义上的非洲人了,毕竟这张雪女的式神本应该在第一次抽卡的时候就会被系统自动赠送的,也不知道荻花题叶玩这个游戏的时候是出了什么bug,当他第一次虔诚的在符咒上画了朵雪花,一阵粉红色的烟雾嘭地炸开之后,出现的却是一张ssr卡——酒吞童子。
荻花题叶盯着人物立绘看了一会,没多大感觉的退出了召唤,不是雪女,有点失望啊。

然而当他在之后,每次画雪花都出的是酒吞童子的时候,他就不是失望,而是心累了。他咬牙切齿地盯着屏幕上那头张扬的红发和背后大大的,写着一个“酒”字的酒葫芦,然后狠狠摁灭了屏幕。
“花痴啊,怎么了?”
听到了从沙发上传来的显然气到不行的磨牙声,风逍遥拎着自己惯用的酒葫芦坐到了荻花题叶的身边,哦,这酒葫芦是他上次接拍《狼朝宫禁录》扮演其中一个爱喝酒的官兵的装备,风逍遥本来就是一个嗜酒之人,每次在片场即使不上戏也在腰间挂着那个小巧的酒葫芦到处转悠,导演组看他实在喜欢的紧,就在杀青之后把那个酒葫芦作为礼物送给了他。
从此风逍遥就抛开了以前买的所有酒具,走到哪儿都爱带着他的酒葫芦。
只是现在,那个无辜的酒葫芦实实在在地戳中了荻花题叶的怒火,他将视线从黑屏了的手机上转开,然后死死盯着风逍遥手里的酒葫芦,一副血海深仇的样子,“我现在不想看到你的破葫芦。”
“喂喂,怎么了,撒气也不要对着我的宝贝葫芦啊!有什么事情冲我来!”风逍遥反应很大的后退了一步,但还是乖乖把手上的酒葫芦藏到了沙发上的抱枕后面,然后又贼兮兮的凑上前,“怎么了啊我的花痴,有什么不高兴的事情说出来,让大哥开心一下啊。”
荻花题叶冷哼了一声,“我最近看到酒葫芦就烦,我都有九张酒吞童子了,但还是没有一张雪女!就算是五十连的抽卡,也还是没有雪女,我要对这个看脸的游戏绝望了。”
……
“就为这个啊?来来来手机给我,看我这个小红手给你一发想啥出啥。”风逍遥抓起被荻花题叶扔在一旁的手机,熟练地点进召唤,看了看勾玉的数量表示感到了惊吓,他毫不意外假如荻花题叶抽不到雪女,就算抽光这剩下的1000勾玉荻花题叶还是要继续氪下去的。

于是他点了勾玉,然后随意的在出现的屏幕上画了颗五角星,荻花题叶抱着手臂靠在沙发上好像不在意的样子,但眼神还是紧紧地盯着手机屏幕。熟悉的特效之后,出现在屏幕上的人影赫然是——雪女!
荻花题叶“刷”地一把夺过手机,理都没理风逍遥“哎呦”的大叫,看着自己梦寐以求的小式神终于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激动地不行。
他连忙点了分享,在发出的po中表达了自己狂喜乱舞的心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终于有雪女了!!!!!!!!!”
微博底下立刻有了回复祝贺他,荻花题叶的心情实在是太好了,一改之前在微博上只po不说话的高冷形象,颇有兴致的一个个给自己发祝福的博主们回复感谢。

风逍遥把酒葫芦重新找了出来,他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兴奋到面色都染上粉红的荻花题叶笑了笑,这个人怎么跟个小孩子的似的。然后他慢悠悠的举起酒葫芦灌了一口风月无边,享受似的闭上了眼睛,有什么轻飘飘的,柔软的触感从他的脸颊上蹭过,风逍遥猛地张眼,但荻花题叶又已经重新抱着手机刷微博,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了。

哈。
风逍遥笑了笑,举着酒葫芦凑了过去,挨近了荻花题叶坐着,拿着酒葫芦的那只手绕过他的肩膀,凉凉的葫芦身贴在了荻花题叶一边的面颊上,而另一边,则是一个湿润的,带着热意的吻。
距离实在是太近了,于是风月无边那香醇的酒气也一并飘进了荻花题叶的鼻尖,他分明滴酒未沾,然而面色潮红的却好像已经醉了。

风逍遥低沉的嗓音贴着他的耳边响起。
“现在呢,喜欢我的酒葫芦了吗?”

评论(6)
热度(11)

© 很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