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菜啊,请不要关注我

【俏温】

-管不住我造雷的手啊(双目无神
-温性转注意(。

俏如来睁开眼睛的时候还有些晕乎乎的,脑袋还不大清醒,于是他重新闭上了眼睛,睁开眼的下一刻就看到一红一绿两张一模一样的小圆脸凑到了自己面前,一个面色忧心忡忡,另一个面带玩味的笑意,张着嘴似乎想说些刻薄的话,就被另一个抢先了。

“大哥,你还好吧!” 银燕皱着眉头扶了一把打算坐起来的俏如来,话语里是毫不掩饰的关切。

“笨小弟啊,你试试被足球糊一脸给看看好不好啊~啧啧啧该不会被砸傻了吧。”戮世摩罗抱着手臂站在一旁,虽然话中带刺但他还是盯着俏如来看了一会,然后十分恶劣的用手指轻轻戳了戳俏如来额头上肿起的一个大包。

“嘶。”

“二哥!”

两种声音同时响起,戮世摩罗摊着手直起身子后退了几步。俏如来自己伸出手摸了摸额头的红肿,心底默默叹了口气,他现在十分怀疑这是他师兄给他的报复了。毕竟自己八百年都不去户外活动一次,好容易去操场逛一圈还能被上官鸿信的球踢中脑袋,现在少女漫都不这么演了。

然后他看了看四周的摆设和自己身下的病床,“冥医老师呢?”

“今天不是冥医老师值班。”银燕的话才落下,就有高跟鞋踩着地板的“啪嗒”声响起,然后是另一道稍显低沉却又温润的女声,“我去拿个冰袋的功夫人就醒了?”

俏如来抬头,入眼便是一张笑得温和的鹅蛋脸,柳眉下的凤目在眼尾浅浅的蓝色眼影的点缀下多了三分妖艳,然后是一头如墨色绸缎般柔顺的及腰长发,面前的医者虽然身着宽松的白大褂,但是衣前的扣子并没有系上,于是里面的蓝色紧身背心就将她的身材完完全全地勾勒了出来,不论是纤细的腰肢还是——打住,俏如来不动声色地转开了视线,然后谦逊地笑起来,开口的声音也是温柔的,“老师好。”

“哇哦~大美女!”戮世摩罗冲着神蛊温皇吹了声口哨,十成十一副流氓模样。

神蛊温皇将好看的凤目眯起,挑着眉不咸不淡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轻声笑了出来,“小屁孩。”

神蛊温皇向前让俏如来重新躺下,将手上的冰袋放在了他的额头上,冰块的重量以及那股刺骨的凉意让俏如来忍不住瑟缩了一下,一张俊俏的小脸都快拧巴成一块抹布了,但他到底没再出声。

“我给你开张假条吧,下午的课别上了。”

俏如来合着眼思考了一下下午的课程都有哪些,幸亏都是一些不太重要的辅课,于是他轻轻“嗯。”了一声便答应了。

“你们两个,帮俏如来把假给请了,然后快去上课吧,医务室是给病人休息的可不是玩的地方。”神蛊温皇将请假条开好交给了银燕,然后就开始赶人了。

雪山银燕拉着戮世摩罗往门口走,但走之前自己反而还放心不下的一步三回头盯着躺在病床上的俏如来,最后还是戮世摩罗将人拖走,但他也没忘再调戏两把这位美女医生,“老师,有空约起啊——”

“哈。”神蛊温皇笑着从办公桌后起身,然后“啪”地一声把医务室的门关上。

“老师认识我?”待到房间里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一直闭目养神的俏如来才突然开口问道,不然这个老师是怎么不过问自己的名字就能开假条的。

“认识啊。”大概是手头的事情忙完了,神蛊温皇坐到了俏如来病床边的椅子上,两条大长腿交叠在一起,撑着脑袋笑眯眯地看他,“默苍离的小弟子嘛。”

从俏如来的角度,这样的动作,甚至能看到丰满的胸前那道浅浅的沟了,于是他又重新把眼睛闭上,却没法控制自己脸颊上突然升腾起来的温度。
“嗯。”

神蛊温皇觉得俏如来有点可爱,特别是当那张俊俏的脸升腾起红晕,甚至闭上眼睛不敢看自己的时候。嗯,有礼貌有风度又会害羞的小帅哥,真想戳戳那张苹果脸。

神蛊温皇想着,然后也这么做了,当青葱的指尖戳上脸颊时,俏如来猛地睁开了眼睛,受惊了一般看着神蛊温皇。

神蛊温皇对他的反应很是满意,收回了手笑吟吟地站起身然后重新坐回了办公桌后。

“我叫神蛊温皇。”
“你的脑袋看来一两天是好不了了,这个学期医务室都会是我在值班,记得每天来换药。”
“唔,没事过来聊天,也可以。”


-现在的俏哥还是害羞得很的!交往以后就变黑心了XD每次温打趣他他就直接吻上去堵住嘴
温:感觉被骗了,我的小白狐狸怎么黑心了???

以及,俏哥攻,太美味了(

评论(1)
热度(8)

© 桃花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