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菜啊,请不要关注我

【俏空】

-又是一个非主流的cp(…
-我还能不能好了
-开车失败

现在是下午5:50分。

假期的前一天,照常理说,现在整个教学区的人都应该是被清空了,并且即将封闭起来。但仍然有一间教室,即使拉上了厚重的窗帘,依旧有隐约亮光从里面传出。

“我亲爱的大哥啊——你还要待在这个鬼地方多久?”

戮世摩罗有点无聊,他整个人都趴在课桌上,两只手就长长的伸了出去,戳着他面前那个人挺得笔直的脊梁骨。

“再等一下。”

俏如来应了他一声,笔尖落在纸页上摩擦出的沙沙声好像更加密集了。

是的,你没看错,俏如来,在写作业。

为了和能够挤出一个完整的假期时间,心无旁骛的旅游,俏如来用着三天的时间赶着其他人要七天时间完成的作业(也许是一天),也许你会问,为什么不带着作业一起去旅游呢?彼时戮世摩罗笑得狰狞的看着俏如来,说你和我出去玩要是还敢带着作业,你写一页我就撕一页,希望你能有那个勇气对默苍离说出口你的作业都~被~撕~了!

真是十二万分的恶劣啊,帝尊大人。

更何况俏如来的导师还是那个默苍离,是那个默苍离啊!那个传说瞪一眼就能把学生吓哭的默苍离!所以俏如来生无可恋地赶了三天作业,又要保证质量又得有速度,工作量不可为不大,他本身就白,这两天他的黑眼圈都重的能够让他出门假扮国宝了。

“啧啧啧,看看这小脸憔悴的,真是让人心痛啊~”

戮世摩罗已经从俏如来的身后窜到了他的前桌,旋了个身驾在椅子上就伸出手对着俏如来的脸戳戳点点,俏如来笔尖一顿,任了人的动作,他知道能让戮世摩罗待在自己身边安分等着已经是对方很大的让步了,这么一点小妖都不让他作,怕是要出事,所以他的声音还是轻轻柔柔的,“别闹,快好了。”

看到俏如来没什么大反应,戮世摩罗感到更无聊了,于是他顺手就捞起了一束垂在俏如来鬓边的白发,食指打着转让那些柔软的白色缠绕在手上,他的肤色一直是一种病态的,好像几百年没见过光的惨白,现在那些白色的发丝在他的掌心里,他看着两种颜色的对比,不知道为何冷笑了一声,然后扯了扯那束白发。

“小空。”

俏如来皱着眉喊了一声,戮世摩罗从善如流地放下他的头发,然后下一刻,他就硬生生地让自己挤进俏如来和课桌边沿那段狭窄的距离里,课桌因为他的动作向前移动,桌脚和地面摩擦的声音尖锐入耳,戮世摩罗在这样的声音里笑起来,他现在环着俏如来的脖颈,稳稳地坐在他的大腿上,他的眼里只装着俏如来一人,那抹白色的在他的眼里分毫毕现,所以俏如来也能够看到,那些在戮世摩罗眼底的,毫不掩饰的欲望。


俏如来眉间蹙起两道浅纹,是一副不赞同的样子。戮世摩罗轻飘飘地“呵。”了一声,然后开始作妖。

他让自己轻轻地喘起来,不得不说,戮世摩罗的声音是极好的,毕竟他也算是一个乐队的主唱,对声线的把控不可谓不熟练,更何况现在他的观众只有俏如来一个,他当然也更明白让眼前这个人撕去这幅儒雅外衣的办法。

喘息声逐渐加重,音色也跟着低沉了下来,戮世摩罗凑近俏如来的脖颈,轻轻地叼着耳垂的那一小块软肉,用牙齿缓慢摩挲着,用舌尖反复舔舐着,直到那白玉似的耳垂染上热意,蒸腾出浅浅的粉色。温热的鼻息打在俏如来的耳廓上,从喉间刻意溢出的呻吟更深的被送到了他的耳朵里,顺着那根绷紧的神经直抵大脑。

俏如来闭上了眼睛,又唤了一声,“小空。”

这一次他的声音显得压抑且克制了,似乎还隐隐有了半分怒意,戮世摩罗不惧反笑,现在他的手也动起来了,顺着俏如来的白衬衣一路往下滑,一颗一颗慢慢解着俏如来中规中矩,扣到衣领的扣子。他的指尖是热的,而俏如来是冷的,指尖划过那如缎般顺滑的肌肤仿佛星火燎原,点燃了一发不可收拾的东西。

俏如来终于动了,他抓住了戮世摩罗那只作乱的手,再睁开眼的时候,他的眼睛依旧是清明的,但是却似乎有风暴聚集,他盯着戮世摩罗,神色晦暗不明,那些情欲的颜色依旧被他很好的藏着,但却又能探到半分端倪。

他捏了捏戮世摩罗的腕骨,这是最后的警告了。于是戮世摩罗笑了起来,是三分嘲讽七分挑衅,然后狠狠地吻上了俏如来的唇作为回应。




没下文了,下文就是车,自己脑补吧(。
担心的甚至不敢打单人tag(。)

评论(2)
热度(10)

© 桃花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