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菜啊,请不要关注我

【剑蝶】

-被朋友说了很我的风格,挫败,这大概就是=欧欧西很严重吧……低落…………
-但还是要放雷出来……
-在学校待太久了,我什么都不会了…
-还是好低落啊……摸鱼不能使我快乐
-主要是想看他们亲亲(充满欺诈性地说


05-做饭。


“蝶蝶啊~我来帮你打下手吧!”

正打着游戏的剑无极用余光察觉自家女友——不对,现在该喊老婆——走进厨房,在队内消息里随手知会了一声“陪老婆去了,各位拜拜啊,有对象没对象都要开心啊哈哈哈哈哈哈!”后就干脆利落地退出了游戏,徒留一干人鬼哭狼嚎,“脱团狗了不起啊啊啊啊啊啊!?!?”

就是了不起,安怎?

剑无极得意地想着,旋身进了厨房。将对方纤细的腰肢一手揽进怀里,身高差刚刚好,于是他稍稍低头,嘴唇贴着对方小巧的耳垂开口,是刻意拉长的声线,“蝶蝶呀——”

凤蝶微微歪头瞥了他一眼,便也放松了身子卸了一小部分力靠在他的胸膛,手上择菜的动作不停,倒是对今天剑无极莫名其妙的举动感到疑惑,“嗯?”

“我感觉我今天特别、特别爱你~”

“嗯。”对男友的油嘴滑舌一向是全部免疫,何况这次的段数这么低,凤蝶冷淡的应了一声,却还是悄悄的勾起了嘴角。



“择菜放着我来吧!”自诩新时代居家必备好男人的剑无极主动地接过了洗菜的任务,极为熟练地动作起来。

凤蝶从他的怀里脱出,便转身开了抽油烟机,拧开煤气灶等着火舌绕着圈一簇簇燃起,往锅里倒了些油打算热锅。

“唔!”

从指尖滴落的小水珠一个没注意滚进了锅里,化学反应之下热油溅起,凤蝶短促地惊叫一声,颦着眉头看到白皙的手背上迅速泛起的红色,甩了甩手没打算再理会。

“烫到了?”
“没事。”
正打算继续进行烹饪的下一步,灶台的火就被突然拧灭,更甚至是不由分说地被人抓过被烫到的手。

“剑无极你干嘛?”将行的动作被人打断,不知道对方又在搞哪一出,凤蝶稍一使劲正想收回手,却没想到剑无极突然低下了头。

她看着那个男人低下头,那个瞬间,这个动作被她的大脑无意识的延迟,拆解。她看到那些深蓝色的发丝随着他的动作从肩头落下,有风停留驻足,旋起了她的发丝,于是那抹紫便和蓝色交融在了一起;客厅里电视机的声音突然变得遥远,空气似乎也变的黏腻起来,温柔的不像话,而那些烦扰的,嘈杂的东西以这个男人为中心,渐渐都被匿去了形迹,眼前所有的一切都如同慢镜头一样在她的眼底拉长,最后,也只装得下一个人。

那是一个吻。

当冰冷的唇瓣贴上温热的皮肤,感官似乎也被放大,如同过了电一般,凤蝶的身子轻颤,连锁反应就是,她的脸颊刷的一下就被染上一层薄红。
“剑无极…!”

“蝶蝶怎么了?还疼?”被喊名字的男人困惑地抬起头,脸上的表情带着一丝促狭的笑意,“没事没事,老公吹吹,痛痛飞飞~”

“……”气氛一下子被破坏,凤蝶连呛声都懒得,背过身重新打开了煤气灶。

噢~
剑无极心情很好的哼着歌继续择菜。

“啊!”
太过得意忘形,被老婆踩了一脚呢。
剑无极看着凤蝶端着碗筷走向餐桌的背影,脸上的笑容灿烂的大概都够把欧洲人晒成非洲人了。

我害羞的蝶蝶呀,也是这么可爱。

评论(2)
热度(18)

© 很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