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菜啊,请不要关注我

【神蛊温皇生贺】

食用注意:

-现代paro

-出场人物:神蛊温皇,千雪孤鸣,藏镜人,凤蝶


室内是一片黑暗。
暗色厚重的窗帘将窗台遮掩的严严实实,没让半点阳光溜进房间。空调正安安静静地工作,将室内温度控制在了适宜的25℃。
这实在是一个很让人能够放松下来的环境,昏昏沉沉的,让人想睡到地老天荒。

 

“叮叮咚咚当当葫芦娃,叮叮咚咚当当葫芦娃~啦啦啦~葫芦娃~葫芦娃~啦啦啦啦~”
摆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响起,将自己裹成春卷的男人在床上翻了个身,才从被褥里晃晃悠悠的探出一个指尖,立刻又缩了回来。
房间里的冷气有些太足了,而被窝又是如此暖和,让他连伸出手都不太乐意。

但是铃声依旧契而不舍地响着,电话那头的人似乎执着且富有耐心,混沌的脑子在听完第三遍葫芦娃主题曲后终于打算清醒过来,男人将自己一点点从春卷皮中剥离出去,挪动着慢慢支起腰身让自己舒服地倚靠在床头的软垫上。

“主人,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


电话里传来熟悉的女声,是凤蝶。
神蛊温皇拎着手机没有说话,电话那头的女孩似乎也没有想要得到他的回应,自顾自的继续说了下去。


“一点半了,早饭…….不,午饭我放在了焖烧罐里,菜和汤在微波炉里,你稍微加热一下,碗筷吃完后放进洗碗机里……”


男人掀开被子,光着脚踩上了冰凉的实木地板,他一步步踱到窗边,伸手“哗啦”一声将窗帘拉开。
霎那间那些被阻隔在外的光亮争先恐后地挤进这间房,将那些浓郁的,仿佛化不开的黑暗驱散,骤然亮起的环境令神蛊温皇眼前白芒一片,他不适应的眯起了双眼,却还是选择抬起头在迷离的视线中直视那抹高悬在天边的艳阳。
他开口打断了还在絮絮叨叨交代着这些日常琐碎的女孩,嗓音显得低沉沙哑。


“午安,凤蝶。”


电话那头的女孩愣了一下,话筒里不再传来声音,整间卧室陷入了那么两三秒的可怕静默,于是那句简短的回应就显得格外温柔。


“午安,主人。”
 

 


神蛊温皇慢吞吞的走下楼,厨房里没有传来抽油烟机的轰鸣,电视没有打开,所以自然也没有午间新闻主持人稳重的声音,这栋复式的小别墅一下子变的尤为空旷,所以拖鞋“啪哒啪哒”踩在地板上发出的声音就显得格外清晰。
今天是不是太安静了点,神蛊温皇漫不经心的想着,然后拉开餐桌的座椅坐下来发了会呆。
也许过了三分钟?五分钟?或者是更久。神蛊温皇困惑地抬头,在厨房与餐厅之间找不到往日那个紫色的身影流连,所以自然也不会有热腾腾香喷喷的饭菜自动出现在他的面前。
他这才似乎是恍然大悟一般,起身自己走向了厨房。

焖烧罐被放在显眼的位置,神蛊温皇打开盖子,有淡淡的清香和着升腾的热气一起窜进他的鼻尖,是莲花银耳粥。他拿起调羹舀起一勺放进嘴里,温度妥贴,从喉管咽下一路暖进胃里,他没有一个人回到餐厅,而是选择就那么靠在料理台上,一口一口地喝完了那碗粥。
 
这样一个人的时间其实对神蛊温皇来说并不陌生,但早些时候,这间房子其实总是吵吵囔囔的,当然大部分的噪音都是由千雪孤鸣一个人负责,他喜欢拉着藏镜人一起上神蛊温皇的家里喝酒,从哐哐当当的敲门声响起,就昭示着一整天的热闹。
客厅里的茶几会被千雪孤鸣搬到一边去,换上一张四方的矮脚桌,凤蝶会拿出四张垫子,也只有千雪孤鸣的屁股不会安安分分待在坐垫上,喝高了的时候他会举着啤酒罐胡乱挥舞着双手,嘴里叽里咕噜乱喊着什么,或者干脆倒在地板上装派大星。藏镜人大多时候是沉默的,只是一罐罐地干掉自己扛上来的啤酒,千雪孤鸣会说着自己近日听来的趣事,或者是调侃凤蝶在学校里有没有遇见喜欢的男生,而这个时候神蛊温皇就会拿起啤酒和他碰杯,巧妙的转移开话题,或者是将战火引到藏镜人身上。凤蝶会端着花生米或者是其他的什么下酒菜从厨房出来,然后坐在垫子上小口小口喝着橙汁听他们说话,是很乖巧的样子。
 
但是后来,后来……大概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能够长久着美好下去,所幸他的运气向来不差,那些丢失的,遗忘的,错过的,最终都被他一件一件重新找了回来,只是那间客厅里,那张矮脚桌,凤蝶拿着布盖住它收拾进杂物室后,就再也没用过了。
 
不如再去睡一会吧。神蛊温皇想着,将保温罐放进了洗碗机里。


 


“凤蝶哇!!!鸡蛋壳掉进去了!!!怎么办!!!”


千雪孤鸣顺着碗沿磕开一颗鸡蛋,正照着凤蝶给他找来的蛋糕教程视频边十倍慢速播放,边依葫芦画瓢跟着学打蛋,没想到刚一开始就输在了分离蛋清和蛋白的这一步上,灿金色的蛋黄混着蛋壳一起滑入碗中再难分离,千雪孤鸣拿着筷子试图把蛋黄夹出来挽救一下,失败。于是只好大呼小叫指望着凤蝶来救场。
凤蝶手上正切着胡萝卜丁,手起刀落间一个个漂亮的小方块就整齐的出现,但她正忙着实在没法分身,锅里的水冒着气泡被咕噜咕噜的烧开,等着小姑娘下一步的动作。


“不然义父你先出去,放着一会我来。”


“不行不行不行!”千雪孤鸣执着要与鸡蛋死磕到底,从一开始就站在厨房门前倚着的藏镜人总算是忍受不下他的聒噪,上前接过那颗即将被千雪孤鸣摧残的鸡蛋,使了个巧劲利落的在蛋壳上磕开一个小口,等蛋清全部从鸡蛋里流进碗里了才把蛋壳打开让剩下的蛋黄进了另一个碗。
千雪孤鸣目瞪口呆,不是说好的君子远庖丁吗?为什么藏仔你这么熟练的样子啊?


“咳。”藏镜人沉默了一下还是说了,“上回无心说想自己做蛋糕,我就学了一下。”


他才不会承认为了能够在女儿面前展现无所不能的可靠老爸形象,在陪着女儿去蛋糕房之前就趁着无心上学的时候偷偷练习了好多次,最终顺利的在无心手忙脚乱的时候沉着冷静的指点,成功收获到女儿崇拜的星星眼,以及一句“老爸最厉害了!”
藏镜人觉得那些被面粉糊过脸和被失败品蛋糕撑破肚皮的日子都是值得的。

“哦哦~”千雪孤鸣对着藏镜人挤眉弄眼摆出一副我懂我懂的神情,奈何藏镜人开始专心做蛋糕根本就不理他,凤蝶也认真烹饪着眼前的菜肴,千雪孤鸣见没人搭理他,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忙,就默默地退出了厨房。


有点无聊啊。扒拉着自家沙发上的抱枕,千雪孤鸣看着在厨房里忙碌的两个人发呆。
今天是神蛊温皇的生日,当然这个日子其实对神蛊温皇来说并不是什么美好的,或者值得纪念的日子,以往这一天总会被他刻意的遗忘或者忽略,但千雪孤鸣总会记得。
他其实能记住很多事情,他们三个第一次相遇的日子,第一次捡到凤蝶的日子,第一次把酒言欢的日子……还有很多很多的第一次,然后这些事情都会慢慢变成两次,三次,最后是无数次。

其实真的发生了很多事情,甚至他们三个人也已经有两三年没有见面,那些日子里千雪孤鸣其实也能记起哪一天是神蛊温皇的生日,或者藏镜人的,凤蝶的。条件允许的话他会选择提早一天飞去藏镜人在的城市,然后拎着啤酒烤肉敲开他的房门,或者是守在大半夜给藏镜人打电话,这些行为显得幼稚,但藏镜人不管语气再不耐烦,也总会接起他的电话。
他也会给凤蝶快递过去每年的生日礼物,然后是一通时间很长很长的电话。唯独对于神蛊温皇,他实在不知道该做些什么,说些什么,有些事情就是这样,就算伤口在时光里渐渐愈合,新生的皮肤覆盖住那些曾经淋漓的伤口,但那些深入皮肉骨髓的痛最后还是留下了疤。
 
但是今年也许是不一样的。该说机缘还是孽缘,总归他们终于又重新聚在了一起。既然如此,那些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
人生苦短,还当及时行乐。

千雪孤鸣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蹭”的一下从沙发上窜起来,然后冲出了家门。

 


神蛊温皇第二次醒来是因为半梦半醒间他听见了楼下的大门被打开再关上的响声,今天睡的实在是太多太久了,神蛊温皇迷瞪着眼从床上坐起来,摸出枕头底下的手机看了一眼,5:40。
其实他的房间隔音效果很好,一个人待在房间里的时候什么都听不到。他被静默无声的空间笼罩,但心底总有些什么在作怪,催促着驱使着他起床,要他走出这个黑暗的所在。


“啪!”


“温仔哈哈哈哈——”

 

刚一打开房间门就有彩色的纸条盖了他满头满脸,随之响起的还有某个熟悉到令他觉得有些陌生的声音。
神蛊温皇愣了愣,他盯着眼前那个人,红色的马尾高高扎起,手里抓着礼花棒在他的面前挥舞,碧蓝色的眼眸好像装进满天星辰,这一片浩瀚星空终于又重新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就像很久很久之前那样。
千雪孤鸣,神蛊温皇在心中默念着这个名字,然后笑了起来。

在神蛊温皇没有第一时间像自己预料的那样带着平日里“以诚die人”的笑容面对自己反而发呆的时候千雪孤鸣就有些担心,大概是某种动物的直觉,他把手伸到神蛊温皇眼前晃了晃试图吸引回某人游神的注意力。


“喂喂温仔啊你不是睡了一天睡傻了吧?”


“耶~吾这不是许久未见好友,一时吃惊没反应过来嘛~”


熟悉的调子终于响起,千雪孤鸣松了一口气,“免讲的,也不知道是谁整天都宅在家里不愿意出门,还得我亲自上门来找你!”


“既然你来了,那……”神蛊温皇的话没说完,只是转了视线看了看楼下。


“是啦是啦藏仔也有来!来来来等你老半天了,下来下来,我好久没尝到凤蝶的手艺了,你倒是有口福天天都吃!今晚不醉不归!”

 


 
凤蝶将蛋糕放上那张矮脚桌的时候,神蛊温皇和千雪孤鸣正好一起下了楼。矮脚桌到底还是有些小了,但总算是成功摆完了今天下午两个人的劳动成果。其实这些饭菜凤蝶在家里也是能做的,但是为了惊喜她还是跑去了千雪孤鸣的家里。


藏镜人将自己常年不离脸的黑色口罩摘了下来,他坐在往日的那个位置,在这个地点,起码是现在,在千雪孤鸣聒噪的声音里,在神蛊温皇懒散的身形里,或者还有什么其他乱七八糟的暗示,都让他明白这里是少有的,能够让自己放松的所在。所以即使经历过那么多事情,但如果千雪愿意重新信任温皇,他便也愿意尝试着再相信他一次。
 

 


在看到那个蛋糕的时候神蛊温皇其实就懂了,自家的小蝴蝶不会做糕点,这一桌的饭菜自然是出自她的手,再看奶油上歪七扭八比自己好不到哪里去的字,是千雪写的?那蛋糕呢?是藏镜人做的吧,想到这里他就莫名愉悦,于是他轻飘飘的笑了起来。


“这可真是教我惊喜的一天啊,凤蝶,原来你今天上午的不告而别都是为了准备这些吗,主人真的很感动。”神蛊温皇也坐了下来,凤蝶白了他一眼,“如果你不是睡的和猪一样,自然能听到我的告别。”


“哎呀麦讲那么多了,快快,凤蝶也快点坐下,喝酒吃菜啦!”千雪孤鸣大大咧咧地坐下,“唉凤蝶啊你满18了没有啊,今年能不能喝酒了啊?”


“我两年前就十八岁了,义父。”


“啊哈哈哈哈……唉我的凤蝶都是大姑娘了,有没有什么喜欢的男孩啊?我和你说我家苍狼就很不错要不要考虑一下……”


“我忘记拿花生米了。”凤蝶唰的一下转身就回去了厨房,千雪孤鸣慢慢的收回视线,现在三个人都默默地坐在桌子前,酒杯里已经被满上了佳酿,是苗疆特产的风月无边。

还是千雪孤鸣率先打破了沉默,他举起了酒杯,“来来来不管怎么样先干一杯再说,心机温仔啊……”


“那就敬……”神蛊温皇也举起了酒杯,然后是藏镜人。
“敬什么?”
“那就敬这个老地方。”

“砰!”

杯沿碰撞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响声,而那些曾经离开的错过的,终于又都重新回来了。

 






-接下来是自己的一些废话啦XD~

生日快乐,我最喜欢的神蛊温皇。

金光是今年年初刚刚入坑,入坑的方式也比较清奇(。喜欢上神蛊温皇更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诶没准我其实更喜欢任s诶!?【反正是一个人【。

脑洞开了一天一回家就马上写了,啊,果然写三杰的时候会很开心!

今年真的太幸福了,三杰也重聚了XDDDD三杰粉开心死了!

想说真的真的很高兴入了金光坑,很高兴喜欢上了温皇!

还认识了很多很棒的人XD

啊,最后悄悄说,我最喜欢的神蛊峰其实是三杰+凤蝶的组合XD所以这次就私心这么写了~下次如果还有机会就写三杰带孩子出门玩吧,一人带一个!(

我真的真的超级喜欢三杰!我超喜欢的相处模式~


评论(1)
热度(27)
  1. 饮寒心很菜 转载了此文字

© 很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