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菜啊,请不要关注我

【苗疆三杰】一起来吃周黑鸭

-后半段潦草。
-友情向,希望能够搏君一笑,不好笑……就不好笑吧(。
-现代paro,避雷注意。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肃杀的气息。

神蛊温皇盘腿坐在塑胶跑道上,嘴里叼着半截鸭脖,砸吧砸吧嘴把最后一口也咽下去后,才慢悠悠地抬眼看了看站在自己面前的两人。


“千雪,请了。”

一身黑衣的藏镜人率先开口,本就喑哑的声音被黑布金边的口罩一遮更显得凝重沉闷。只见他目光如炬,对面前的好友微一颔首,抓起地上一盒周黑鸭起手就是一个黑虎掏心的架势。虽是单脚撑地,然而上半身却纹丝不动,手中周黑鸭更是稳稳当当的摆在掌心,足以见其宗师风范。

“我靠哦,藏仔你要不要这么认真,说好的随便切磋一下呢?”

嘴里碎碎念着手上的动作倒也不慢,千雪孤鸣随手挑了盒周黑鸭顶在脑袋上,双臂展开,右腿盘起站立,就是一个白鹤展翅亮相在藏镜人面前。

“我这招怎么样?”为了保证脑袋上的周黑鸭不掉下来,千雪孤鸣僵着脖子一动都不敢动,只有一双湛蓝色的眼睛滴溜溜地转着,显然对自己的这个出场造型很满意。

“不差。”藏镜人点了点头,毫不吝啬的表达了自己的赞许。

………

“造型凹爽了没?罗碧,把你手上那盒周黑鸭放下,没看到包装盒都快开了吗?还有你千雪孤鸣,头顶上的那盒鸭脖给我拿下来,掉下来摔开了就浪费了!”

神蛊温皇表示心很累,为什么今天的两位好友怎么依旧这么弱智。



好的,现在就让我们一起来回顾一下这场即将进行的“比比哪一位小朋友吃周黑鸭更快”比赛的前因后果吧!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总之最近藏镜人吃周黑鸭的鸭舌很上瘾,其好友千雪孤鸣表示,世界上居然还有能把你给迷住的食物,快来和兄弟分享分享。

于是在网购了一发后,千雪孤鸣一发不可收拾的爱上了周黑鸭的鸭脖。

在分享美食的过程中,两个好兄弟就“到底是鸭舌好吃还是鸭脖好吃”这个贯穿了周黑鸭卤味界千百年的哲学问题展开了不下五场的争辩,虽然每场争辩最后都会以藏镜人出手在淘宝上再下一单周黑鸭结束,但神蛊温皇表示,他不想一日三餐都是鸭鸭鸭了,最近似乎又胖了两斤,希望两位好友能够好好反省一下自己。

于是在两个好友即将进行第六次幼稚到不行的辩论时,神蛊温皇悠悠的开口了。

“你看你们老是这样吵下去也不是办法,不如你们搞个比赛,一次定胜负吧。”

“怎么比?”藏镜人和千雪孤鸣两人同时转头看向神蛊温皇,眼里满满都是不信任,不知道自己的好友这次又是要出什么馊主意。

“买十盒鸭脖十盒鸭舌,为了你们能够互相了解对方食物的美味再下定论,每人每种各吃五盒,谁先吃完谁赢,输的人就写800字吃后感吧。”

“800字吃后感?靠北,温仔你有毒吧?”

“哦?狼主难道是觉得自己必输无疑?”神蛊温皇笑眯眯地摇晃自己手中蓝色小叮当造型的塑料扇子,小叮当的大脑袋遮得住带笑的嘴角,却遮不住那双怎么看怎么不怀好意的眼睛。

“笑话,再信你这个黑心温的话我就是看到鬼。”千雪孤鸣翻了个白眼不打算理不知道又想犯什么神经的神蛊温皇,转身却是摩拳擦掌的向藏镜人下了战书。

“藏仔,来战!周黑鸭百年来传承的鸭脖精神,就由我东北一匹狼,千雪孤鸣来传承!”

“哈哈哈!藏镜人不曾畏惧任何人的挑战!明天中午操场十二点,不见不散!”语毕,藏镜人不再多说什么,转身就走出了教室,只给两人留下了一抹酷炫的背影。

“好!黑心温你也要来做裁判!别想跑!”

“…我就免了吧,中午十二点,还是在操场,好友,你这是想我西啊。”



但反抗是没有用的,神蛊温皇还是被两个人生拖硬拽给搬去了操场。

烈炎当空,饶是神蛊温皇撑着凤蝶给他的紫色蝴蝶花纹的黑胶遮阳伞,手持小叮当的神奇扇子也无法缓解半分热浪,所以他真正是不能理解为虾米自己的两个好友还能在烈日下凹那么久的造型而不是赶紧开吃,不知道周黑鸭在太阳底下晒久了会爆炸吗??

神蛊温皇很生气,他一边啃着鸭脖一边想,这件事后一定要好好整整他的两个兄弟。


那边藏镜人和千雪孤鸣已经开赛,只见藏镜人占着离鸭舌比较近的距离优势,刷拉一下就扯开了包装,以自己浸淫鸭舌多年的经验,计算好每一根鸭舌需要多少下的咀嚼次数,有条不紊地往自己嘴里投递鸭舌,空气中只能看到他小臂挥动的残影。

………

还真挺厉害哦。

神蛊温皇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转头去看千雪孤鸣,然后立刻被他的吃相和数量震惊。

千雪孤鸣已然化身成一只仓鼠!他双手提溜着鸭脖脖骨两端,手腕配合着牙齿转动,齿面一咬一合之间,那可怜的鸭脖就只剩下骨头。

哇,这是有够高效,利用鸭脖自身的特点寻求取胜的方式,为自己一会吃不熟悉的鸭舌争取时间,这书没白读。

啪啪啪,神蛊温皇为好友的智商鼓掌,觉得十分欣慰。然后掏出手机决定打一会游戏再看看他们战况如何。


“我靠,我的牙!”

本来只充斥着咀嚼声的耳边突然传来千雪孤鸣一声惨呼,神蛊温皇慢悠悠地把最后一个消消乐点掉才抬头看了眼好友,另一边的藏镜人也被吸引了注意力,不过只是以眼示意神蛊温皇去看看千雪孤鸣怎么了,嘴中咀嚼鸭脖的动作不停。


“唉,叫你别吃那么急,报应来了吧,卡牙缝了吧,我就说你那一口歪瓜裂枣的牙经不起这么大阵势,你还不听。”神蛊温皇一边掰着千雪孤鸣的嘴用牙线给他挑骨头,一边很落井下石的马后炮。

千雪孤鸣想爆起伤人,或者呛上两句,奈何脑袋被人制在手中,只好翻了个白眼表示愤怒。

藏镜人这个时候也慢悠悠的凑上前关心一下好友,千雪孤鸣一看到他就有点着急,撑着脖子就想往后头转看看战况如何。藏镜人怎么能不懂好友心思,他拍了拍千雪孤鸣的脑袋,用很沉痛的语气说道:“不要气馁,以后还有机会,鸭舌万岁。”

………………………

“卧槽啊啊啊啊啊啊藏镜人你他妈没洗手就摸我头!!!”

评论(10)
热度(34)

© 桃花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