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菜啊,请不要关注我

【温剑/任剑】

-没什么好说的,翻车了,车毁人亡。没肉,人物崩,作者现在很想自杀
-现代paro,作者也不知道写的是什么剑…反正干剑剑,有心无力…
-作者第一次尝试写肉,失败,打死再也不兴写小黄书的念头了………
-文章最后有这个脑洞的初始状态,我觉得那个段子比较好吃,颗颗…

“Shobu ari!”

当任飘渺的竹刀再一次挥向喉部时,剑无极就知道自己又要输了。即使有防具保护,被击中的喉部也还是有一些钝痛。剑无极轻咳了两声缓解不适,垂下拿着竹刀的手,按着被防具分隔的视野里木质地板的古朴纹路,挺直了脊背,一步一步慢慢地退至开始线后。
按照裁判的指示鞠躬行礼后,剑无极难得没有像以往一样逮着机会再多呛上任飘渺两句,甚至就连抬头多看任飘渺一眼的动作也没有。他只是快速的收拾好东西,然后沉默地退出场馆。

任飘渺看着人几乎是落荒而逃的架势,防具后本该波澜不惊的脸一下子变得生动。神蛊温皇眯着眼,锁定着剑无极远去的方向,直到人的身影消失在场馆的门外才慢吞吞的收回视线。
“哈,剑无极。”

“我靠啊,真玩大发了。”从场馆离开后剑无极并没有立刻离开体育馆,而是换好了常服一个人在更衣室里踱着步子,现在逃跑大概还来得及,可是我堂堂天才剑者难道会怕了区区一个神蛊温皇?
……
剑无极一脸生无可恋的坐回了更衣室的长椅上,然后更加生无可恋地盯着毫无动静的门把手。
苍天啊,不管怎么样都好,让神蛊温皇现在走着走着平地摔一下,最好能滚个五六七八圈,最后变成脑震荡这种美好的事情真的不会发生吗?

“收起你脑子里的那些蠢事,废材。”
更衣室的门被推开,神蛊温皇也已是一身便服,他将门带上,随手落下了锁。
锁舌扣紧的咔嗒声在静谧的更衣室里显得格外清晰,剑无极不自觉的咽了口唾沫,喉结随之上下滑动,他注视着神蛊温皇慢慢逼近的身影,直到能够从那双永远琢磨不透的双眼里倒印出自己有些局促的身形。
“是我输了,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吧,我堂堂天才剑者向来说话算话!”
说完这句话后,剑无极就猛地站了起来,神蛊温皇却好似早就料到了对方的动作,身形微侧后仰躲开,脸上依旧是一派气定神闲,脚下却紧跟着某个口中嘴炮脚底想溜的人,顺着对方的动作反倒一步一步地将剑无极逼向衣柜。

直到让剑无极那双向来张扬明朗的眼睛里再一次只充斥着自己的身影,神蛊温皇才停下了动作。略一低头,两人就鼻尖相触,胸膛相抵。
“靠北哦,看什么看,想干就直接来喔!你以为我会怕你吗神蛊温皇,我堂堂天才剑者……”
剑无极对于这样过度亲近的距离感到危险,特别还是被神蛊温皇这样的人近了身,怎么想怎么寒毛倒立。
神蛊温皇却是对剑无极这幅色厉内荏的模样十分满意,不过,还是太吵了。
“唔…”
唇齿相依,总算是堵住了那张喋喋不休的嘴,轻松撬开并不牢靠的牙关,舌面灵巧地转动顺着剑无极的口腔内壁搜刮而过。神蛊温皇难得勤快,一手已是将对方宽松的衬衣下摆卷至胸膛,身后是冰凉的衣柜铁面,肌肤骤然与之相贴,剑无极一个哆嗦就想要挣扎。神蛊温皇却是早有准备,将人牢牢地禁锢在自己的掌底,舌尖从对方口中退出,略显色情地仔细描摹着对方的唇型,最后紧贴着唇瓣从喉底压出一声恼人的嗤笑。
“哈,那温皇也一向是以诚待人啊。”

剑无极的身上没有比赛过后应有的汗臭,反而是带上了一股皂香,认识到这个事实后神蛊温皇的表情更显得玩味,他贴近剑无极的耳边,将对方的耳垂含入口中舔舐轻咬,一句话说的含糊不清,暧昧无比。
“如此自觉,看来你也很期待嘛。”

剑无极此刻却无暇分神去辨别神蛊温皇说了些什么,因为对方的手已经顺着自己腰腹间肌理线条揉捏而下,手法并不温柔甚至可以算得上粗暴,剑无极却觉得被那双手碰过的皮肤表面仿佛被种下一颗颗火苗,分明烫的厉害却也意外的让自己舒服难耐。
“哈……”
剑无极仰头发出一声喟叹,线条优美的脖颈便完全暴露在神蛊温皇的眼前,神蛊温皇眼神一暗,凑上前含住对方喉结,轻咬啃噬,双手也开始转战胸前被冷落的两点,指尖狠命捻搓着乳尖,直到那两颗小肉粒一并发红肿大还不放过,更甚至是低下头吮吸,用舌尖在乳首边变着样打圈。
“我操你……呃啊……!神蛊温皇!!”
胸前两点本就是自己的敏感之处,稍一刺激已是难耐,更遑论是被神蛊温皇如此对待。
“剑无极,我难道没有教过你,男人可是最经不起挑衅的生物吗?”

男人冷冽的话音刚一响起,剑无极就已然回过神来,糟糕了……

“我去,你难道是个手残噢神蛊温皇,脱个衣服也磨磨唧唧,要上就上,难道是硬不起来吗?”

既然已经开了头,那就索性破罐子破摔好了,反正现在不做到这个男人满意,他也是不会放过自己的,剑无极地内心充满了绝望,说出来的话却更加令人觉得欠干非常。

“非常拙劣的激将法,不过……”神蛊温皇轻笑一声,宽松的运动裤轻易地被剥下,剑无极光洁的大腿一下子暴露在空气中,冷得他一个激灵。没想到神蛊温皇更加过分,将人跟块烙饼似地翻了个面就贴上了衣柜,即使是因情欲而升腾起高温的浆糊脑子也被这一下搞得异常清醒,剑无极略显惶恐地转过头,神蛊温皇却也已经迎面压下。

用单手理开剑无极过长的细碎刘海,牢牢将面前的人每一个细微的表情动作都纳入眼中。神蛊温皇显得颇为温柔的在他的额头上烙下一个轻吻,而与之相对的,是男人嘶哑低沉的声音以及不寒而栗的内容。
“希望你能承载得住我的怒火,剑无极。”








-
温剑,就想看肉,看温皇百般撩拨剑无极,怎么坏怎么来,看剑无极不情不愿嘴硬强撑,但是面颊一片春色精瘦的腰随着撞击的频率晃动明显爽得不行,嘴巴还不消停嘲讽温皇。想听温皇哑着嗓子对剑无极说,“撑不住的话,就喊‘救命’。”……………这个脑洞我肖想了几个星期了,无奈我真的真的不会写肉,愁到掉头发。

ˊ_>ˋ但是最后救命这句话也没用上,颗颗。





也许日后会把肉删除了重新写,毕竟这个paro我还蛮喜欢的。




评论(6)
热度(22)

© 很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