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菜啊,请不要关注我

【星期恋人】

“这个礼拜天,弓弦前辈有空吗?”
“礼拜天…我想想啊。应该没事,怎么了?”
“那么——”芹生冬至的声音停顿了一下,带上了一丝不易察觉的雀跃与期待,“我可以邀请弓弦前辈来我家吗?”


(一)

“弓弦,爸爸妈妈这周末要去过甜蜜的情人节哦~”
“哈?!”篠弓弦停下正往盘子里夹菜的动作,抬起头错愕地盯着餐桌对面的父母,“情人节?这周末?”
“是啊,爸爸妈妈决定13号就出发去东京,15号再回来。妹妹似乎也已经计划好和闺蜜出门玩了,那周末就只剩弓弦一个人看家咯……”
原来是情人节啊,我就说那家伙怎么怪怪的,还突然邀请我去他家。明显抓错了重点的篠弓弦一面咀嚼着青菜一面若有所思,所以说,是要过情人节吗?这种小女生的节日……
等等?!那我不是还要准备礼物吗?!虽然因为以前都是作为收巧克力的一方而从没有在意过这种日子,不过既然芹生他特意提出来了,大概是…还挺期待的吧?啊啊…要考虑一下送什么呢…
“弓弦?弓弦?你小子有在听吗?”
“我有在听啦!”篠弓弦回过神,将最后几口米饭扒拉进嘴后迅速起身,“不就是看家吗!爸爸妈妈去东京的话好好玩,我吃饱先回房间了!”


情人节啊……
篠弓弦盘腿坐在卧室的地板,双手抓着脚踝前后晃动着身子,好看的眉梢蹙起,俨然是一副苦恼的模样。
该送什么给芹生好呢?毕竟是大少爷,感觉他什么也不会缺诶……
啊啊——超麻烦啊?!原本柔软服帖的金发被抓得乱七八糟,篠弓弦烦躁地向后倾倒,呈大字型躺在地上,望着天花板出神。虽然说巧克力是万用武器,可是由我来送总感觉很奇怪啊!
而且要和一堆女生一起挤在商店里挑选巧克力,篠弓弦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几乎能够感受到来自四面八方有如实质的古怪视线,惊得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这种事情,绝对不干!
不过,小池上次好像有说过她会做手工巧克力诶,然后是送给了哪个学长还被拒绝了来着呢?篠弓弦毫无同情心地想着,嘛——总之打电话问一下总没错吧。

(二)
“叮咚——”
“是弓弦前辈吗!稍等一下,我马上过来!”
“啊…是…”
才摁下门铃,听筒里立刻就传来芹生的声音,甚至连自己回答的话也没有说完,面前的大门“啪嗒”一声,就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这家伙难道一直守在门铃旁边吗?!
“久等了弓弦前辈!”熟悉的声音响起,门被推开的下一秒篠弓弦就看见围着围裙的男人脸上带着过分灿烂的笑容,甚至一手还抓着锅铲站在自己面前。
“呃…”篠弓弦咂舌,指了指对方手上的锅铲好心的提醒,“也许你先去处理这个比较好?”
“没事没事!前辈摁门铃的时候我其实差不多就做完了。”芹生冬至低下头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尖,“这个…大概是因为太急了才带出来的,总之前辈快点进来吧!”


“哇哦~这些,全部都是芹生你做的?”
纹路古朴的瓷盘中盛放着卖相颇佳的菜肴,氤氲而上的白气伴着诱人的香味在空气中飘散。篠弓弦坐在餐桌前感到了不可思议,面前丰富的菜品在自己看来怎么说都算得上大厨水平,要说自己的话,似乎除了泡面还勉强拿得出手,其他似乎…不,不对,大概现在还能够多加一项技能吧…
“嗯,以前跟着家里的阿姨学过一段时间,不过很久没有做了,而且也不知道弓弦前辈喜欢吃什么,就自作主张的做了几道比较熟练的,前辈尝尝?”
虽然早就在家里先做过一次,不出所料的得到了哥哥和紫乃的好评,但看到弓弦前辈坐在餐桌前拿起碗筷打算品尝的模样,还是会紧张地不行。
看着对方将筷子送进嘴里,缓慢的咀嚼却没有什么表态的模样更让自己心跳加快,前辈不说话,难道是因为难吃吗……几乎是目不转睛地盯着,等待对方咽下饭菜后,立刻探过身子急切的询问,“怎么样,好吃吗?”
“嗯——还挺美味的嘛!真看不出来啊芹生!” 篠弓弦砸吧砸吧嘴回味了一下,努力想琢磨出几句好听的话来夸奖对方,虽然一开始自己也是有一些担心这些菜会不会中看不中吃,那样还得想想怎么在不伤害真心的情况下宽慰对方。不过看到似乎比自己更紧张的芹生后,反而放宽了心大胆的吃了下去。事实证明,芹生的厨艺还是很不错的嘛!不过绞尽脑汁的思考了一会也没有再想出什么,篠弓弦只能干巴巴的又添上了一句,“吃起来会让人感到幸福的味道呢——大概是这样吧?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总之很好吃就是了!”
“弓弦前辈这么说,我就放心了。”芹生冬至大大地松了一口气,笑着也拿起碗筷,“如果不好吃的话,我会很难过的,如果请前辈到我家,最后只能两个人一起吃泡面,那也太惨了。”

(三)
“啊——吃的好饱!”
毕竟是青春期的两个小伙子,风卷残云的扫光桌面上的菜自然不在话下,篠弓弦摸着肚子,仰着头靠着椅背懒洋洋地动都不想动。芹生冬至麻利的起身将碗筷收拾进洗碗机里,顺手抽了一张纸巾给篠弓弦。
“啊,谢了。”虽然嘴上这么说,篠弓弦还是发空着脑袋发呆,没有接下纸巾的动作。
下一秒嘴唇就被柔软的纸面覆盖,随之而来的还有薄薄纸片掩不住的,来自指腹的温度。篠弓弦似乎是一惊,稍微挣扎了一下却马上安静下来。因为他看见身前的人微微弯下身子,鬓角的碎发顺着他的动作滑下,发尾扫过自己的脸颊。
很痒啊。
篠弓弦小心的转动脑袋调整姿势,下一刻又被唇部突然加重的力道拉回了注意力——说是加重倒也不尽然,只是那个人的指腹轻压着唇面开始摩挲,似乎在描摹着自己的唇型。
喂喂,有人这么擦嘴的吗?
篠弓弦嘴唇翕动,想说什么最后又归于沉寂。他看不见芹生冬至的表情,但所有的感官似乎都在这一刻放大,纸张柔软的触感,颤栗的指节还有不属于自己的温暖温度,以及——不受控制的,“咚咚、咚咚”跳个不停的心脏。

芹生冬至一抬眼,就撞进了篠弓弦的眼里。在看到自己的一瞬间,那双眼睛还有些措手不及的茫然,但以后眼角就被弯起,似乎是在笑着,狡黠地注视着自己。
前辈的瞳孔里倒映着的,满满当当都是自己的样子呢。这双眼睛,如果能够有更多的时间,只注视着我一个人就好了。那样的话,大概自己做梦都会笑起来吧。不,我哪舍得睡着呢,我也只想像这样,一辈子只看着他一个人。
芹生冬至胡乱的想着,只是被这么注视着,都觉得幸福的不得了。
弓弦前辈,该怎么办,我已经被你牢牢你抓住了。

气氛实在太过美妙,不再多做些什么,似乎说不过去。芹生冬至将纸巾攥进掌心,缓慢的,更低地将头压下去,他看见篠弓弦的眼神一瞬间变的诧异,然后是释然,最后似乎笑着叹了一口气,然后慢慢阖上眼。在唇齿相依的那一刻,芹生冬至也闭上了眼睛,带着虔诚而珍视的表情,吻了下去。

一吻终了,反倒是主动出击的芹生冬至害羞的不得了,迅速直起身子用手掩着嘴眼神乱飘就是不看篠弓弦。
篠弓弦觉得好笑,站起身大咧咧的将手臂搭在对方肩上,发出促狭的笑声,“嗯?害羞什么呢,明明是自己先冲上来的。”
“那都是因为弓弦前辈……!”
“怎么还能怪我?”
……都是因为弓弦前辈太好看了啊。默默地咽下想要争辩的后半句话,芹生冬至看着面前半挑眉梢,笑得狡猾的人,感觉又一次受到了暴击。
(四)

“所以说,这是送我的礼物…?”

篠弓弦看着摆放在自己面前的弓箱,被芹生冬至阔绰的手笔震惊了三秒,感觉连话都要说不清楚,“不是,我说啊芹生,这个东西也太贵重了…”
“这是最适合弓弦前辈的东西了。”芹生冬至打断了篠弓弦的话,甚至是比篠弓弦更加兴致勃勃地将弓从弓箱中取出来,“前辈,试试手感?”

“啊啊……我真是服了你了。”篠弓弦叹了口气,知道拒绝也没有用后,接过了芹生冬至手上的弓,握住弓把的一瞬间,篠弓弦整个人的气质都发生了改变,似乎所有不安分的躁动都在他的每一个动作下分解沉寂,空气凝固,时间静止,只有篠弓弦能够掌握这个空间的一切。犹如青柏一般笔直的站立,平举手臂时绷紧的肌理,专注于眼前的凝视视线,即使和布德尔笔下的赫拉克勒斯相比也不遑多让吧。

真美啊……

芹生冬至屏住呼吸,不管看过多少次这个人拉弓时候的样子,也还是会溺毙于眼前的这幅无法用语言描绘的景色下,这样的弓弦前辈,深深吸引着自己的弓弦前辈,实在是,太喜欢了……

“哇哦,该说不愧是芹生吗,手感一级棒诶?”只是篠弓弦一开口就打破了这样的美好,语焉不详地说出让人容易误会的话,甚至屈伸五指做了一个抓取的动作。

……

算了,这样的弓弦前辈,我也喜欢。



(五)

“那么我呢——我有没有礼物啊,前辈?”芹生冬至帮忙把弓放回弓箱,转过头笑意晏晏地看着篠弓弦。

什么啊这家伙,期待都快从眼睛里溢出来了好不好……

篠弓弦慢腾腾的从包里掏出了一个粉色的礼品盒,递给了芹生冬至,“和你的礼物比不了,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不过,要是敢不满的话,小心我揍你啊。”

“啊?真的有!太好了,我还以为前辈不会在意这种日子呢,毕竟那天邀请前辈的时候感觉前辈一点都不在意的样子,那我可以现在拆开吗?不会很失礼吧——”

“拆吧拆吧。”篠弓弦打断了对方明显过于兴奋的絮叨,明明已经动手开始拆了还说什么啊,只不过——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啊,芹生。

“啊——是巧克力!前辈知道情人节送巧克力的意义吗居然送了我巧克力!我可以尝一口吗?是自己做的吗?”芹生冬至拆开盒子,就看到一颗大大的爱心摆放在盒子的正中央,只不过爱心的边缘线条不够平整,大概是翻倒模具的时候没有注意。商场里由流水线生产的巧克力自然不会出现这样明显的纰漏,那么只有一个可能——这是弓弦前辈自己做的!

犹如抱着一盒珍宝的芹生冬至,眼睛亮亮的盯着面前故作沉默的篠弓弦。

“啊啊,是我自己做的……必须满怀感恩之心的吃下去啊,不然我要揍你的。”被这样倾注了爱慕的视线注视,篠弓弦有些不自在的撇过头,“做它可是花了我好大一番功夫啊……”

“是!一定会全部吃完的!”芹生冬至笑容灿烂,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小心翼翼地掰下了一小块巧克力。

“啊——超幸福。”巧克力被口腔内的温度融化,舌苔,齿缝,唇瓣,甜腻的滋味以那块融化的巧克力为起点,向着四肢百骸蔓延。一想到弓弦前辈站在厨房里,围着围裙,被那双平素拉弓,保养细致的双手搅动过的巧克力浆此刻正被自己品尝,芹生冬至闭上眼睛,几乎要陶醉在自己的想象中。



明明只是普通的巧克力而已啊……有这么好吃吗?篠弓弦看着一脸幸福的芹生冬至,感到了一丝不可思议,但同时由心底翻腾而上的异样情愫,也让自己感到了措手不及。

啊啊……真受不了,我原来有这么喜欢你啊,只是看到你开心的样子,也会被这份幸福感染。

“喜欢你。”下意识的,这样的话就脱口而出了。

“什么……前辈,你说什么?”

芹生冬至觉得今天的一切似乎都过分美妙,被幸福的感觉裹得严严实实,大脑也晕乎乎的转不过弯,难道还出现了幻听?他不可置信的转过头看向篠弓弦,明明是呆滞的表情却让篠弓弦觉得这家伙真是可爱啊。



篠弓弦没有理会对方错愕的表情,将手搭上芹生冬至的肩膀,稍稍使劲将人拉至身侧,温热的鼻息轻扫过脖颈,让那一小块肌肤仿佛被烫伤一样泛起淡红。呢喃的耳语本不可闻,却又因为太过亲密的距离而清晰地过分。

“回答你刚才的问题。情人节送巧克力的意义,不就是喜欢吗。”

“我喜欢你,芹生冬至。”



评论(8)
热度(64)

© 很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