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菜啊,请不要关注我

【双花】「20150224」张佳乐,祝你生日快乐。

张佳乐觉得自己倒霉极了。
 

在厨房尝试新的西点配方时被天空一声惊雷吓得手一颤往钢碗里抖多了糖,放弃重来明显浪费食材,于是只能苦着一张脸按照步骤继续做下去。
张佳乐,隶属于霸图咖啡屋的首席西点师,其制作西点时最大的特点就是随心所欲,他不太习惯用秤和量匙,往往都是舀起一勺砂糖后凭着直觉掂量,总在不见光的室内工作而白皙的腕子上下晃动,圆滚滚的糖粒就依着重力抖落在钢碗里,悉悉簌簌的脆响之后,碗底就像是覆上了盈盈薄雪。
依靠直觉,这是他的优势也是他的缺陷,西点制作中,即使只是多放一粒砂糖,都会给味蕾带来妙不可言的转变。这是那些规规矩矩按照食谱计量来制作糕点的西点师们永远无法企及的高度。
不过偶尔,比如现在——带来的也极有可能是毁灭性的失败。

瓷盘托着小巧精致的西点摆放在台面上,张佳乐五指扣着桌沿慢慢蹲下,只露出一双眼睛盯着卖相几近完美的西点和它面面相觑。
吃,还是不吃,这是个问题啊!
张佳乐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甜腻的奶香就窜进了鼻腔,他颇为享受的点了点头,再睁眼时俨然是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
不管吃不吃估计都要重做了,既然都要被张新杰批一顿那还不如吃呢!
唇瓣微张齿贝隔着松软的奶酪轻轻咬合,下一刻张佳乐整张脸都皱巴了,显然是被甜味醺得不行。呲牙咧嘴了好一阵总算把嘴里那一点东西给咽了下去。
 
好吧,彻底失败,亏我还以为能有奇迹发生呢。
 
张佳乐怏怏不乐的将桌面上乱七八糟的物什都收拾干净,转头一看墙面上的挂钟已经指向了六点,下班时间到了。
 
 
“轰隆隆——”
 
明明前一秒还是晴空万里,可乌云却在短时间内迅速集结,黑压压的笼罩在这座城市上空,张佳乐一抬头就看见瞬间黑下的天空,还没来得及反应,雨珠就打着滚一个个从乌云里砸了下来。
 
“我去!”因着加速度直冲而下的雨珠打在薄薄的衬衫上没一会就将肩头湿透,张佳乐低着头,双手抱着脑袋急忙往一旁的便利店跑。雨水迷蒙了视线,于是他没发现便利店早就关门,终于冲到了便利店小小的房檐下,等他喘着粗气直起身子贴着门站着,才发现被风吹得拐了弯的雨还是毫不客气地向他身上打来。
 
“FUCK.”即使知道自己的运气向来不好,可总归也没差到这份上吧!雨裹杂着风席卷这条街道,只着一身工作服还被淋得透心凉,即使是个年轻体壮的青年都不免冻得哆嗦,更何况看上去小身板就没几两肉的张佳乐。
 
双掌摩挲抵在下巴上,启唇呵气汲取寥寥无几的温度,跺着脚想活动活动结果一不小心踩着了地上的水坑溅起一地水花,这场雨看来要下的很久,等雨停估计得等到晚上了,雨小点就走吧,幸好离家也就那么点路了。
 
引擎低沉的轰鸣即使在暴雨之下也听得清晰,鼻头被冻得通红,恨不得整张脸都埋进自己衣领里的张佳乐还是小幅度的仰起头,想看看是哪个傻逼在这种天气还开跑车出来装逼。
 
然后他就看见面前这辆虽然自己认不出车牌但是一看就很牛逼的黑色跑车朝着自己的那一侧车窗被慢慢摇下来。
隔着蒙蒙雨幕就连应该相交的视线都显得不真实,即使雨水打在车窗上噼里啪啦的乱响,冻得四肢僵硬血脉不畅,张佳乐还是确信他听见了。
 
“需要帮忙吗?”
 
 
张佳乐坐在浴缸里的时候觉得世界有点玄幻。
 
热气从逐渐上升的水位中升腾,目光所及皆是白蒙蒙一片,浴霸的亮光有些刺眼,水气模糊了视线,张佳乐干脆直接闭上双眼。当水位满溢到脖颈的时候,张佳乐忍不住舒服的吐出一口气。
管他呢,现在的重点是好好享受这来的莫名其妙的热水澡。
 
 
孙哲平坐在自家的沙发上举着报纸,只是还没看两行视线就不由自主的往浴室的方向飘。收回,又飘。收回,又飘。
 
专心无果,只好放弃。
 
孙哲平皱着眉烦躁地叹了口气,从桌上拿起烟盒娴熟的敲出一根烟,甩开zippo的银盖点燃。深吸一口复又吐出,熟悉的烟草味抚平心中突如其来的躁动,孙哲平眯起眼睛,在一片青烟萦绕中陷入沉思。
这不是孙哲平第一次见到张佳乐。
 
孙哲平第一次见到张佳乐时,他正苦恼于怎么安慰被自己一张臭脸吓哭的小侄女。从来只懂得大刀阔斧直进直出的粗老爷们觉得,哄好小孩简直比打一场商战还要累。
 
手忙脚乱之际正好看见了“霸图咖啡屋”儿童节亲子互动的告示牌,说是带着孩子来消费的顾客可以获得一份精致可爱的Hello Kitty 小蛋糕。女孩嘛,不都喜欢这些看上去就可爱的东西吗?这下总能哄好了吧。鲜有和低龄儿童打交道机会的孙哲平当机立断捞起小侄女就往咖啡店走。
 
一打开店门,糕点甜腻的味道直直地往鼻腔里头蹿,孙哲平不适地低头打了个喷嚏,再抬头时就看见面前眉清目秀的服务员冲着自己扬起灿烂的笑容,“客人,需要帮忙吗?”
 
一瞬间孙哲平都没恍过神就那么被shock了一下,许是那天下午的阳光太好,或者是店里的装潢太温馨,服务员转过头朝他微笑地画面被温情柔和了神色,因为笑容而微微眯起的眼睛令那一刻的对视仿若藏着恋人间的深情。
孙哲平摸了摸下巴上因工作忙碌没来得及剃的胡茬回过神,把怀里的小姑娘放回地上让她拣自己喜欢的买。估计是最近事情太多没好好休息,不然怎么会看到个男的就起了这种心思。不过别说,这服务小哥还蛮对自己胃口的。
 
小姑娘早被眼前各个都精致可爱的糕点给勾去了魂,眼珠子从第一个提溜转到最后一个都无法下定决心。有些怯怯地抬头想询问一下孙哲平的意见,差点没被孙哲平一张因皱着眉心而更显得凶恶的脸给吓哭。
 
张佳乐在柜台后早就看不下去了,这人会不会带孩子啊?!他绕出柜台,走到小姑娘面前蹲下身子,一面屈起指节敲了敲展示糕点的玻璃橱窗一面温柔地问,“小美女,平常喜欢吃甜的吗?”
“喜欢!”
“那奶油呢?”
“喜欢!
“欸..那就选这个吧!”张佳乐帮小姑娘挑了个“甜蜜物语”,转身走回时孙哲平看见他胸口前的铭牌上用楷书工工整整写的“张佳乐”三个字。
 
那一刻孙哲平觉得楷书还真挺漂亮。
 
从那天起孙哲平就成了霸图咖啡屋的常客,楼冠宁还打趣问他是不是喜欢上店里哪个美女服务员了。他神色坦然,大大方方的回答是,并且性别男。
 
他会带着笔记本坐在角落靠窗的位置,点上一杯冰咖啡处理公司的事情,办公之余看一眼在前台忙碌的张佳乐。有一次对方恰巧和顾客起了小小争执,从脖颈到耳郭白皙的肤色都染上粉红,直率,并且赏心悦目。新项目开发的不顺利令孙哲平烦躁不已,却奇迹的因为这样一个侧脸而平静。
 
因为孙哲平总是来店里消费,于是张佳乐对这个高大的青年也有了一点印象。不忙的时候,张佳乐也会捧着一杯奶茶坐到孙哲平对面,偶尔他们会有些交流,于是张佳乐知道了上次和孙哲平一起来的小姑娘是他的侄女,孙哲平大学毕业和哥们一起出来打拼创业,混得还算不错(这是孙哲平谦虚的说法)。孙哲平则是知道了这个人还会打一款名叫荣耀的游戏,ID竟然还是他们那个区颇有名气的高手。
 
“游戏啊……我上大学那会打得也不错啊,今晚也去试试。”
“行啊,来二区找我,我罩你啊!”
 
时间就在每个像这样的午后偷偷溜去,孙哲平每天都来,他和张佳乐的关系越来越好,甚至到了能够在大半夜一起勾肩搭背去街对面的大排档撸串。
人群的吵囔,街灯的昏黄,啤酒杯互相撞击发出“砰”的响声,人们放松身心,在羊肉串的飘香和横飞的唾沫中高歌自己不朽的青春。他们肆意大笑,将年少轻狂干过的蠢事和对方分享,直抒胸臆酣畅淋漓。
 
这一刻,他们互相认定对方是自己人生的知己。这真是神奇,就好像是自己不完整的人生,因为遇见了这个人而完整。
 
只是偶尔视线交错,对方眼里藏着的那些意味不明的情愫被刻意忽略。归结于今晚的月亮太过明亮或者是自己酔进了这场少年梦。
 
心照不宣。
 
 
飘忽的思绪在浴室里的水声停止的那一刻也戛然而止了。孙哲平看着张佳乐穿着自己的衣服出来,忽然就笑了。明显大了的上衣松松垮垮的,露出线条漂亮的锁骨,裤腿因为太长被挽起,露出纤细白皙的小腿。因为刚从暖气里脱身,露出的皮肤皆是诱人的粉红,长度可以绑起小辫的棕发湿答答的往下滴着水,张佳乐低着头手上拿着一条毛巾胡乱
 
擦着,一步一步往孙哲平那边走。
孙哲平十分自然的张佳乐手中接过毛巾,带着绝对温柔的力度为他擦拭头发,手指裹上对方的耳侧又顺着同样的轨迹滑下,因着身高差所以这个姿势并不别扭,所以张佳乐也只是抬头看了孙哲平三秒,又乖乖地低着头享受免费服务。
 
流连在自己发间的指尖实在太过温柔,孙哲平似乎还给自己的头皮来了个按摩,大概是太舒服了,张佳乐有点犯困,双眼渐渐合上简直就是想这么站着睡去。
 
“张佳乐。”
 
嗯?张佳乐似乎听见有人在喊自己,迷迷糊糊地抬头恍惚间看见孙哲平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平常的这个人有这么磨叽?
 
“没事,喊你一下,别睡着了。”
 
 
然后孙哲平给张佳乐下了碗清汤面,加个荷包蛋撒把葱,最后滴点麻油。他的厨艺说到底也就这水平了。
 
早就饿得饥肠辘辘的张佳乐自然是毫不客气,执着筷子扒拉面条将嘴填的满满当当,还不忘腾出一只手比了个大拇指。这幅吃相简直是乱七八糟不忍描述,可坐在他对面的孙哲平撑着下巴盯着对方的吃相却觉得十分的可爱居家。居家?是了,在你面前的是你喜欢的人,他穿着你的衣服,吃着你下的面,实在是一副人间美景。
 
“张佳乐,我喜欢你。”
 
告白就这么脱口而出,就像是枪支走火来不及挽救。孙哲平说完就愣了,迅速抿紧双唇,下颔被绷出冷硬的线条。他就像战场上孤身一人杀入敌方阵营的大帅,话既然出口,那就不能收回。更何况是从来不懂后退为何物的孙哲平。尽管藏在桌布下交握的双手因紧张而渗出细密的汗,他却依然目光如炬,骤然亮起的瞳仁里是对猎物势在必得的欲望。低沉的声色在骤然静下的房间里又一次响起,这一次多了几分认真,几分坚持。
 
“张佳乐,我喜欢你。我是认真的。”
 
吃着面的张佳乐显然是愣了,开玩笑,被面前的男人直球连击,谁还能满血活着?他张着嘴一根面条就这么挂在嘴边,滑稽极了。
 
“啥……你说啥?”张佳乐急忙“滋溜”一声把面条吃了,瞪着眼睛看孙哲平,明显是状况外。
 
孙哲平没有回避对方的视线,反而更加坚定的,牢牢锁住了对方的脸,坚毅的脸上是不可动摇的神色。
先退后的是张佳乐,他低下头,慢条斯理地将碗里最后一口汤喝光。 再抬头,孙哲平还是那样看着他。这个表情张佳乐再清楚不过了,所以他叹了口气,双手交握撑在餐桌上抵住下额,垂眸沉思。
 
问他是不是认真的?这不是废话吗,虽然相处的时间并不长,可张佳乐也知道对方并不是能将这种话随随便便开口的男人,更何况还重复了两次。
 
那么……要答应吗?
 
张佳乐被自己这个想法吓了一跳,当自己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是否就已经代表了心动。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也许是在孙哲平操作着那个自己看不太懂的股票界面时,嘴角勾起的笑容带着不可抑止的傲气和野心勃勃?或者是那个月明星稀的晚上,他们两赤着膀子勾肩搭背,在吵杂的人群中彼此的视线不期而遇,于是发现了一闪而过的温柔。
 
又或者是……从第一次见面开始?
 
想得再多也是徒劳,因为答案就那样明晃晃的摆在自己的面前,无法忽视。
 
“孙哲平,我也喜欢你。”
话音刚落,孙哲平就推开椅子起身,绕过碍事的桌面,一把将张佳乐搂进怀里,张佳乐的嘴角刚吃了面条还没擦,油乎乎的闪着光也不嫌弃,扣着脑门就这么吻了下去。胸膛紧贴互相能感受到对方心脏的剧烈跳动,洋溢着求而得之的欢喜。
 
掠夺,纠缠。攻城略地,意犹未尽。
 
这个吻结束时孙哲平没有将张佳乐放开,而是就着姿势将他更紧的圈在自己的怀里,臂弯间是梦中念想过千万次的温度,是得偿所愿的幸福。
 
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大概就是因为遇见了你,所以完整了彼此。
 
————END————
感谢你阅读到这里。
让我们一起祝张佳乐生日快乐!喜欢你!
喜欢双花!每一年都要这样幸福的甜下去>3<
 
 
然后是碎碎念,这次是第一次尝试单CP的短篇,写的途中实在是风波不断……这里特别要感谢好友荼蘼,因为她所以这篇文里的大孙总算没有OO那个C的那么严重……你们造吗,大孙,他是怎么样从牛杂摊摊主,勉强够到了精英CEO的坎……说多了都是泪!荼蘼是我的天使AAAAAA!!告白!告白!以及头两段关于乐乐西点师设定有一些东西都是PO主自己乱掰的,我知道有很多bug(……甚至还想要不要删了,但是因为看着写了好多了于是就算啦(你。
QAQ啊这简直是试炼一样的一篇………也让我深刻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在这里感谢所有小伙伴们一直以来对我的任性的包容(鞠躬
有这么多fo却一直没什么产出其实很心慌的(……
最后!依然是谢谢大家!
以后的每一年都一起来厨乐乐吧><!让我们振臂高呼!
孙哲平!张佳乐!繁花血景一万年!一万年!
 
 

评论
热度(14)
  1. GloriaZeng桃花坞 转载了此文字

© 桃花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