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菜啊,请不要关注我

【多cp】Last twenty-four hours

cp预警:双花 喻黄 方王 双鬼 周江


假如你被命运审判,人生只剩下二十四小时,你会做什么?


Part 1.

“咔嚓。”

时针、分针、秒针在钟盘上相互咬合,停滞的时间在这一刻重新涌动。

原本闭目安分躺在床上的张佳乐仿佛接收到了某种讯息,他利落地翻身,手臂和大腿牢牢地将身旁的孙哲平圈住,两幅同样赤裸的身躯以最亲密的姿势紧紧贴合。张佳乐将头埋入孙哲平的颈窝,唇齿微启又再次闭合,酥麻的刺痛传达给中枢神经,孙哲平总算从半梦半醒的状态中回神。

心脏在血液循环下不断运作,温度在狭小的居室里迅速升腾,孙哲平低下头与张佳乐交换了一个缠绵的吻,灼热的呼吸拍打在彼此的脸颊,用发圈束起的长发早在昨晚的激烈运动中散下,孙哲平抓住了一缕发梢在指尖把玩,另一只手不安分地从张佳乐光裸却布满星星点点红痕的脊背滑下,像大战得胜的君主审视已被攻陷,属于自己的城池。
爱人在怀,一丝不挂,此时不操,更待何时!

“大孙快点起来!靠啊你手往哪里摸!快快快起来没时间了!”张佳乐火急火燎地拍下孙哲平不安分地手掌,呲溜一下爬下床抵达安全范围,抓起搭在椅背上的裤子就往腿上套,手忙脚乱还不忘回头怒瞪还躺在床上的孙哲平。

“急什么啊,这不还有时间吗。”孙哲平懒懒地起身,小走几步将与衣物抗争的张佳乐圈进怀里,宽厚的手掌抓住恋人纤细的手腕,带着薄茧的指尖慢慢摸索摩挲,直至十指相扣。

张佳乐在并不牢靠的怀抱里不安地扭动身子,急切地想要说些什么。孙哲平没有让他回头,而是加大了拥抱的力度,像要将张佳乐就这么直直的嵌入自己的血骨,合二为一,直至世间再也没有什么力量能够将他们分离。他以低沉的、不容置疑的语调重复着刚才的言语,安抚着恋人敏感的神经,布下一个牢不可破的魔咒。

“还有时间呢。”



他们以痛楚、心跳、呼吸、温度和言语,抓住活着的证明。



Part 2.

“冰雨只为贤明且强大的君主挥动。”
“那看来你注定要为我所用。”

年幼的术士以舌尖亲吻冰冷的剑锋,殷红的血顺着剑身繁复的花纹蜿蜒而下,最终泯灭在剑客带笑的眼里。



黄少天从梦中醒来的时候天幕依旧漆黑,即使睁着眼视线所及也是一片漆黑,唯有身边温热的体温是真实且让人安心的。

十几年如一日,一定会在自己身后的存在。

“文州,你醒了吗?”黄少天转了个身子,以鼻间碰鼻间的距离侧躺着对着恋人小声发问。温热的呼吸扫过喻文州的脸颊,这下就是想继续装睡也没有办法了。

“少天怎么醒的这么早?”温润带笑的嗓音在静谧的空间响起,喻文州熟练地找到了被窝下黄少天的双手,十指相扣。寻常的小动作在喻文州做来总有特别的魅力,任何情景下都带给人安心的力量。

“嘿嘿!文州我和你说啊!我刚刚做了个梦,好像是关于你和我的但是现在我怎么都想不起来了!我就说文州你和我肯定是命中注定吧我觉得那个梦是我们的前世啊我和你说!我前世肯定也是个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劫富济贫的剑客!”黄少天抓紧了喻文州的手指作为回应,嘴上却依旧喋喋不休,已经是近到无论做什么都可以的距离了呢…心中的念头刚刚闪过,永远动作比嘴快的机会主义者在黑暗中准确的捕捉到恋人的唇瓣,毫不费力地就撬开喻文州的牙关,汲取熟悉的味道。

喻文州没有做任何抵挡,只是拥紧了反常的恋人,无声的宣告自己的存在,任由黄少天在自己的口腔肆意掠夺,直至情欲的火焰席卷全身,他才微微拉开了两人的距离,黄少天皱着眉刚想开口表达自己的不满,却又被喻文州突然袭近的亲吻堵住了话头。

“虽然有些不合时宜,不过少天,来做吧?”

时间不曾为任何一个人停留,当宣告开始的钟声响起,两个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他们互相从对方眼里看见了自己此刻的样子,即使是黄少天都没有开口废话,他们只是再一次的,更加投入的享受这场性事。

他们从不惧怕死亡,因为就连死亡也无法将他们分离。



“你说,我们可以这样在一起多久啊?”某个晴朗的午后,百无聊赖的剑客不知道从哪本时下流行的爱情小说里找到了这个问题,而后兴致勃勃的询问自己的搭档兼恋人。

“永生永世。”






Part 3.

我所确切知道的只有一件事,哪怕是漫天繁星都抵不过你眉梢温柔,眼底藏光。




王杰希今天睡到了自然醒。

微草的现役队长难得有些迷糊,阳光穿过窗帘上的镂空花纹撒下细碎的斑驳,尚且朦胧的视野里是熟悉的摆设,风卷着光束投射到裸露的皮肤上带着23℃的安逸,房间里唯一的声音是自己轻柔的呼吸,一切都舒适的让人安心,眼睑在翻涌的睡意下重新闭合,他没有任何抗拒的再次沉沦,重新躺倒在床上却意料之外的没有感受到另一个人熟悉的体温,王杰希皱着眉头困惑的张开眼睛才察觉到不对劲。

空空如也。

方士谦不在自己的身边。

“嗞啦——”有什么东西下油锅的动静伴着若有若无的香味从门外传来,王杰希这才算真正醒了,深吸一口气再呼出鼻腔里都是甜腻的奶香,他举起胳膊想要拉伸一下疲软的肌肉却因为这动作而牵扯到了某些位置隐秘的伤口,顿时脸都疼的皱了起来连带着那双大小眼的大小之分都看的不太真切。方士谦,你好样的。魔术师此刻呲着牙略带愤恨的表情难得的有些幼稚,和微草战队沉着冷静的队长不一样,他现在是王杰希。

方士谦的王杰希。

简单的洗漱之后王杰希踩着拖鞋走向厨房,不成曲的调子从忙碌的身影里传来,和自己同款情侣睡衣的男人身上系着的围裙是恶俗的少女粉,好像是上次一起去超市采购的时候赠送的,锅里散发着诱人香味的煎饺是自己爱吃的早餐,而烹饪美味的人是方士谦。

王杰希突然觉得幸福且满足,即使生命短暂,但最后的时刻你最爱的人在你身边,于是你不再畏惧恐慌,只是因为有他在。
他闭上眼睛声调说不出的缠绵温柔,“方士谦。”

“欸!”厨房里的男人立刻应了一声,本该俊郎非常只是手拿锅铲腰系粉红围裙衬着那件暗绿色睡衣怎么看怎么诡异,但言语宠溺眉目含情让人不自觉沉溺其中,“杰希你都站在那看我好一会了,饿了吗?”

被戳破的人没有半点不自在,他泰然自若走进厨房,细密的吐息扫过方士谦耳廓留下的句子缠绵悱恻,向来没人猜得准魔术师的心思,于是他的攻击总是匪夷所思难以预料。

“说个谎话,方士谦,我不爱你。”

只是除了一个人。

“那我也告诉你一个秘密,王杰希,我爱你。”

他低下头,亲吻他的眼睛,仿佛正在吻住了漫天星辰。











Part 4.

“你怕死吗?”

男人蹙起了好看的眉眼,看着问话的人像是在看神经病。
对面的人面容模糊,就像是笼了一层灰蒙蒙的纱,虚空之下善恶好坏统统不见真迹,却依旧可见嘴角盛着盈盈笑意。
恼人的…熟悉。

吴羽策觉得自己被什么摄走了魂,喉头滑动双唇微抿,一句话到底还是不自觉从舌尖溜出。



“阿策,阿策?”李轩拿手轻轻拍了拍自家副队的脸,吴羽策猛的回神,狠狠打了个激灵。

一扭头就是李轩带着些许焦虑和担忧的脸,吴羽策觉得这张脸看着有点眼熟有点烦,下一秒就惊觉自己是不是傻了每天都有20个小时以上时间和自己腻歪在一起的人能不眼熟吗?

吴羽策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李轩还是不放心,踩着小碎步在狭小的车厢里颇有点小心翼翼的挪到了吴羽策身边。开玩笑现在他们可是在100米高中之上,虽然安全措施妥妥的但是第一次坐摩天轮的李队长还是有点胆战心惊,谁知道这么一小步会不会是他人生的最后一步。

李轩内心看似波澜壮阔实则丢死人的这点小心思全被吴羽策看穿,他抽抽嘴角不太想搭理凑过来的人,头一歪视线又往窗外飘去。

这座他生活了这么久的城市一下子在眼前放大,俯瞰的视野让吴羽策觉得无比惊奇,高空之下每条街区每个建筑物都让他觉得陌生而又熟悉,如果非要形容的话就像某一天早晨他拿错了李轩的账号卡,进入登陆界面时他感到一瞬间的陌生,但下一刻就熟捻的登录操作,甚至是对键位设置也了然于心。

这是经过漫长时间沉淀在骨子里的感情,他们也曾有过争执,有过意见相悖的时候,但每一次的冲突最后都会在两人心照不宣的互相让步下解决。

发酵在时间中的爱情,越酿越淳,小酌一口便沉醉其中,等到互相反应过来的时候两个人已经在一起这么久了。
习惯了对方的习惯,喜欢了对方的喜欢。

视线被蒙上了一层黑幕,紧随而来的还有宽厚手掌的暖意,被剥夺了视觉的吴羽策并没有慌乱,只是眨了眨眼睛任卷翘的睫毛在对方的掌心划出挠人的弧度。

“阿策你今天一点都不专心…”听惯了的嗓音刻意带上了七分委屈三分不满,吴羽策忍不住想笑,却又强忍着不想给身后的瞧出什么端倪。

“阿策啊,你怕不怕死。”
语调句式内容都和那个恍惚的声音重叠,狭小车间里尚且存在的温柔气氛一下子被打破,吴羽策像是被这句话突然打出了僵直,唇线死死抿住抬起胳膊就想把覆在眼上的手拽下。

“欸…!?阿策…!”李轩也没想到吴羽策的反应会这么大,急忙撤下手下一刻吴羽策就狠狠揪住了他的衣领,好看的眉峰被死死的拧起,微眯的眼睛里是藏不住的怒意和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你很喜欢问这种问题啊?”

微微上挑的尾音勾得李轩小心脏扑通扑通直跳,这都什么和什么啊…李轩有点欲哭无泪,这和他想的不一样啊!这时候难道不该来一些煽情的句子比如“you jump i jump”或者“让我们在青葱岁月里一起白头”什么的吗!?然后自己就可以顺理成章的把大衣口袋里那个藏了好久的小盒子拿出来,运气好的话没准还能得到一个kiss!?阿策你也太不给我面子了…

摩天轮在这时走到了最高点,太阳的温暖似乎触手可及,细碎的阳光撒了一地留下暗色的剪影,李轩怔怔的看着起身的吴羽策,背对着阳光于是连脸上盛怒的表情似乎都被柔和,他慢慢的俯身,李轩甚至看见了他嘴角的笑意,极尽温柔的动作下一秒却是狠狠的咬上了李轩的唇,少有的主动带着急切,是毫不客气的啃咬,也是无可动摇的确认。

李轩蓦的笑了,像是看到窥视已久的猎物终于踏进了鬼阵,长久的忍耐只是为了这一击必杀的吻。鬼阵已启,敌手已是囊中之物。




“李轩,如果我死了,你也要陪我下地狱。”












Part 5.

即使我不言不语不道明,你还是知道我喜欢你。



“小周,醒醒,我们到了。”
江波涛轻轻拍了拍枕在自己肩膀上尚且还在睡梦中的周泽楷,掌心柔软的触感让他忍不住又在毛茸茸的脑袋上乱揉了两把,满意的看着坐直身子的迷糊男人顶着一头乱发,不过出色的外貌让周泽楷就算衣冠不整也是帅的惨绝人寰。
大巴颠簸肩膀被枕了一路自然是僵硬生痛,江波涛不动声色的活动了两下,下一刻却有一双温热手掌覆上肩头力度恰好的揉捏,一抬眼就是周泽楷三分迷糊七分抱歉的表情,江波涛笑了笑,心安理得地享受来自枪王的服务。

凌晨四点,S市还笼罩在一层黑幕之下,盏盏街灯挺直了腰杆投射下小小的光圈倒也为两人在黑暗中指明了方向。江波涛在昨天晚上突发奇想要和枪王大大一起去看日出,少有的任性却还是摆着一副“即使不答应也没关系”的温柔表情,没想到周泽楷想也没想就点头应下,眉眼中宠溺星星点点撒了一地,定好计划收拾行李联络大巴,风卷残云一般的行动力不负枪王“我只做事不说话”的美誉。
当然,一切需要言语的交流都是交给江波涛的。


天幕渐渐亮起,白晃晃的,却暂时还是不见太阳的踪迹。湿咸的海风卷着海浪吹来,无人的栈道上只有他们两人,其他的大概也只有笔挺的街灯,于是那些平日里都得小心翼翼藏着掖着的小情愫小动作都变的肆无忌惮,周泽楷牵住了江波涛的手,十指相扣掌心相抵,而后又欲盖弥彰的将两人的手塞进自己的大衣口袋,歪着头狡黠的冲江波涛笑了笑,俏皮又带着点点不谙世事的无辜。

江波涛心照不宣的紧了紧两人相握的手掌,难得的没有说话,他深呼吸了一下就被灌了满嘴的海风,江波涛闭上眼睛似乎颇为享受,周泽楷偏过头看着他,眉目轮廓是自己看惯了也看不腻的温和,微张的唇瓣是今天早上才品尝过的甜蜜,弯起的弧度是真正的开心和放松而不是平日采访惯用的七分有礼三分疏离。看着看着周泽楷就出了神,鬼使神差的低下头想要再一次品尝美味,江波涛就在这时睁开了眼睛,直愣愣闯进视野的是恋人的深情。周泽楷呆了一下反应过来,面色迅速染上了一层绯红羞涩的就像初尝爱情的大男孩。江波涛好笑的看着他,几丝戏谑爬上眉眼,拉了拉周泽楷的大衣衣领,颇为自觉的自己奉上美味。

下一刻周泽楷就面色爆红,视线慌乱往哪里看都不自在。偏偏江波涛存了坏心眼就爱这种时候恼他,含笑吟吟开口带了份不怀好意,“小周,感觉怎么样?”实在是不愧心脏之名。

不过你们可别小看了枪王大大,床上床下他可是两种风情。



时间在嘻闹中流逝,朝阳尚未现身天幕就被染的通红,粼粼的波光连带着海浪都有了几分艳色,周泽楷和江波涛十指相扣并肩而立,被面前壮阔的瑰丽所震撼,他们目睹了新生的朝阳从海平面冉冉升起直至抵达苍天白云的过程,感受到了在大自然面前人类那一份微不足道的渺小,却又因为身侧人的陪伴觉得安心,他们紧了紧交缠的双手,四目相对的瞬间,瞳孔镌刻下彼此的深情,相视一笑而后不约而同的亲吻拥抱。似乎只要是他们两个人在一起,就算是朝阳也可以抗衡。

因为他们再也不是一个人。

看朝阳以光明宣告新生,听山岳以巍峨宣誓永恒。





即使你不言不语不道明,我就是知道你喜欢我。




Part 0.

大概是什么都不做,只要陪在他的身边,便也足矣。






评论(2)
热度(66)

© 桃花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