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肉变强

【蝶剑】

-剑无极单性转。





剑无极有点紧张。

不,是很紧张。

她局促地坐在凤蝶的床上,看凤蝶将两人的针织衫叠好收进了柜子里,浅紫和深绀堆叠在一起,她不知怎么就觉得有些害羞,偷偷将视线从那边移开,打量起凤蝶的房间来。

只是还没看两眼,凤蝶就收拾完走了过来,床沿凹陷下一个弧度,温热的体温凑近,剑无极“啪”得一下将两只手放在了膝盖上,是一个标准的小学生上课端坐姿势了。

凤蝶眨了眨眼睛,有点困惑地凑近歪头看着她,“学姐?”

剑无极只觉得自己快僵硬成一块石头了,听到凤蝶这么喊她,一颗心在胸口砰砰乱跳,心跳快到她觉得自己也许就要这么死掉了,她缺氧似得深吸了一口气,猛得抬起头看向对方,“怎,怎么了蝶蝶!”

剑无极大概不知道自己此刻的脸有多红,艳色一路从白皙的脖颈漫到了耳朵根,却又强作镇定地想要维持学姐的尊严,那双琥珀色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像一只受惊的小猫,手指不自觉地绞着裙摆的褶子,几乎快要将它们揉散了。

凤蝶觉得有些好笑,她伸手覆在了剑无极轻颤的手背上,安抚性地揉了揉,“和我在一起,令你很紧张吗?”

“不……”剑无极咬了咬嘴唇,眼珠子乱转几乎不知道要看向哪里,“我只是……”

凤蝶却仿佛知道了什么一般,她将束着马尾的皮绳解开,紫色的秀发如瀑散下,发尾堪堪扫过腰窝的地方,她向后倒向柔软的床垫,剑无极像只受惊了的兔子一样立刻从床边跳了起来,她无措地看着凤蝶的动作,觉得自己的脸都快要烧起来了,“蝶蝶你……你做什么!”

“唔,学姐想的话,你来也可以。”凤蝶神色如常,甚至带上了微微的笑意,她摊开手看向剑无极,是一个邀请的姿势。

“……”

剑无极几乎有点头疼了,想什么想,自己从来没想过这种事情好吗!她同手同脚地重新走回床边,手肘撑在凤蝶的脑袋两边,跪伏在她的上方,只要一低头便能看到凤蝶的脸,凤蝶依然笑着看着她,甚至微微点了点头。

剑无极撑着一口气,傻傻地盯着凤蝶,她脑子乱成一团浆糊,根本不知道接下来应该做什么,直到凤蝶在她的目光下先憋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她才回过了神,松了手臂上的劲翻身倒在了凤蝶的身边,自暴自弃地别开脸,“我果然还是办不到……”

“毕竟是第一次嘛,学姐害羞也正常。”剑无极就躺在凤蝶的身边,两人的手自然也挨得极近,凤蝶将对方的手包进掌心,十指悄悄地扣紧了。

剑无极却没有被这句话安慰到,而是立刻紧张地直起了身子,“什么!?难道蝶蝶不是第一次吗!?”

“你在说什么啊……”凤蝶哭笑不得,这是什么误会?她也跟着坐了起来,然后一个翻身,直接坐在了剑无极的大腿之间,她将对方压在自己的身下,低下头认真地看着这个自己喜欢的人,语气温柔又坚定。

“我当然也是第一次了,因为在遇见学姐你之前,从来,从来没有人能令我心动啊。”

那些紫色的长发随着凤蝶的动作落下,将两个人拢在了一个狭窄的空间里,剑无极觉得自己本已经降温的脸颊又重新漫上新的热度,她轻轻地“嗯”了一声,只觉得这颗心中的欢喜多得几乎要满出来了,是的,她也是啊,除了凤蝶,谁都不可以。

这样的心情,要怎么传递呢?

她鼓起了勇气,将嘴唇轻轻地贴上了对方。

“我也是。”




评论(4)
热度(21)

© 桃花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