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肉变强

【任温任】追龙

-年龄差,大温小任,黑道大佬x未来黑道大佬(。)
-段子向,养成向
-瞎写,我快乐

1
天色忽然暗了下来,连带着风也噤了声。因为这场即将到来的暴雨,空气更加粘稠得烦人了。

连同那些化不散的血腥味,也一并让人觉得烦闷。

神蛊温皇晃晃悠悠地走在这条刚被血洗过的小道上,他穿了一件看起来并不合身的宽大风衣,于是在走动时,那样过于长的衣摆便会划过地面,让那些暗色的液体在空中扬起又落下。

他恍若无觉,鞋尖碾过某些柔软却又残破的肢体,又很快地继续向前走去。

在那条街道的最尾端,他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任——飘渺。”

“轰隆隆——!”

他的名字混杂着惊雷就那样被人喊出,轰鸣的雷声之下,连这近在咫尺的三个字也仿佛失了真,晃晃荡荡地飘远了。任飘渺甚至都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他冷静地将那把小刀从地上那个看起来已经死了很久的人的身上拔出,将锋利的刀尖指向了来人。

“嗯。”

雨幕在此刻落下,站在神蛊温皇身后的白衣人将黑伞撑起,伞沿一瞬间遮挡住了他的视线,然后他看见了一双,仿若夜幕辰星的紫眼。


任飘渺站在雨中,瓢泼大雨打湿了他的长发,发尾那些原本暗红的颜色随着落下的雨一并化了开去,犹如洗练过的缎带般,那样的银发在这样的黑暗中也显得耀眼。

神蛊温皇踏出了黑伞的范围,酆都月想要上前,却被一个眼神制止,神蛊温皇走近任飘渺,两指捻住了他的刀尖,任飘渺依旧只是冷淡地注视面前的人,或许他也没有在看,只是将视线投放在了前方而已。


2

神蛊温皇躺在卧室的床上,从空调扇叶中送出的冷气充盈着整个房间,他窝在蚕丝被下只觉得惬意非常。

外头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雨丝打在玻璃窗上有细碎的响动,温皇懒懒地抬头看了一眼,又很快地重新睡了下去。

“咔嗒”,房门被来者并不温柔的打开,风裹挟着冷雨的寒意一并卷入房间,任飘渺为这温差不着痕迹地打了个冷颤,他抽抽鼻子,把那一下喷嚏揉散了,定定站在了床前。床上的人却是施施然地翻了个身,连个眼神都怠惰于交陪。

雨下得突然,饶是任飘渺跑得飞快,现在也被淋得乱七八糟了。他湿漉漉的,发梢的小卷上也蓄着水珠,要掉不掉地挂在那里。空调的冷气正正吹在他后背,因打湿而黏在皮肤上的衬衫泛起寒意,他又哆嗦了一下,然后毫不犹豫地掀开了神蛊温皇的被子。

“你想做什……”话还没说完,温暖的被窝就被那些雨天的湿冷入侵,任飘渺贴了上来,像只想要抖落翅膀上水珠的落汤鸡一样将被子往身上卷着,那些水汽将他的小窝弄得一团糟了。

神蛊温皇面无表情地盯着霸占了自己的床还胡作非为的某人,被冻得红通通的鼻子皱了皱,终于打出了一声响亮地喷嚏。用力过猛,任飘渺难受地抬起头看向他,缩紧了手臂抱着尚带着暖意的被子,那双望向他的紫色眸子仿佛也泛上了水意。

看起来怪可怜的。

神蛊温皇沉默了一会,“……去洗澡吧。”


评论(2)
热度(9)

© 桃花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