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菜啊,请不要关注我

【温默】

没写完就不打tag了,惊觉写过这个,姑且一存



“看来是平局了。”

神蛊温皇笑着在棋盘上落下白字,现在一整张棋盘都被散乱错落的黑白棋子填满了,他幽幽地摇着手上的圆扇,充斥着整个扇面的蓝色小叮当明晃晃地昭示着自己的存在。

默苍离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便低下头动手收拾起了棋面,骨节分明的手指捻着黑棋一颗颗放回棋盒,清清冷冷的声音便跟着棋子噼啪入盒的声音一并响起,“既是如此,先前的赌注便也不作数了。”

“诶~怎能这样,既是平局,便算是双赢,既然是赢,你我二人,各自可向对方讨一个无法拒绝的要求,怎么样?”

这迎面而来的不怀好意简直是挡也挡不住,默苍离将最后一颗黑棋放进棋盒,抬眼便撞进了对方饱含笑意的湛蓝色眼中。

“好。”


在神蛊温皇动手解开默苍离衬衫上的第一颗纽扣时,默苍离这才仿佛回过神一般蹙起了眉,虽还是同平日那样的面无表情,神蛊温皇却是知道他现下定然是不快的,但那又如何?愿赌服输啊,矩子大人。

“你确定要将这个要求用在这种事上?”默苍离扣住了神蛊温皇即将解开第三颗纽扣的手,力道算不得轻。

“哎呀,矩子此言差矣,若不是为了这种事情,温皇又怎么肯与你搏上这么一局呢?”
神蛊温皇笑眯眯地应到,要想挣脱默苍离的桎梏于他而言实在是太过容易,只不过现下,若是那样莽莽撞撞,不知道要失了多少乐趣。

“……”

默苍离沉默半响,恋人不要脸的心思他简直看的一清二楚,于是他带着神蛊温皇的手,将剩下的衣扣全数解开,长腿一跨便十分自然的跪坐在神蛊温皇的身上,他颇为矜持地点点头,指尖划过发尾松松系着的头绳,那满头青丝便尽数散下,他压下身子逼近神蛊温皇,轻且快地在神蛊温皇耳边落下两字,“允你。”

神蛊温皇眨眨眼睛,对方散落的青丝搭在他的肩头,默苍离这一连串的动作不可谓不快,本只是想逗弄一下恋人,现在算得上是收获了意外之喜?

评论(3)
热度(3)

© 桃花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