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菜啊,请不要关注我

【雁俏雁】

-琉璃树师兄弟,在我眼里不上床攻受无差
-艰难的摸鱼,ooc
-三俏三俏,和原作出入大,私设飞天


当九界动荡一一平复之后,便是一段漫长的休养生息的日子。


身为矩子,即使很多事情并不需要俏如来亲力亲为,他却还是将自己过得十分忙碌,于是时间也在这样的日子里被模糊了概念,待到俏如来能够喘上一口气时,却也已经是将近年关了。


“大哥!”

银燕浑厚而响亮的声音穿过庭院,将正握着喷壶打算给院里的花浇浇水的俏如来给吓了一跳,大战之后,他的身子骨多少也落下了些毛病,长久地伏在案几上审阅公文,腰椎便会一阵阵地钝痛,是以被修儒勒令要多活动活动。 



安逸了太久,人的精神也会懒散下来,俏如来好不容易窥得半点闲暇时光享受了一会发呆的滋味,便又让银燕这一嗓子绷紧了神经,“银燕,可是出了什么事?”


“是羽国来信!”


银燕对那雁王向来没有什么好感,知他是俏如来的师兄,更明白他也是那个搅得九界风云动荡的人物。银燕本就是心思纯粹之人,他将信件交到俏如来手上,面上便带了三分嫌恶七分担忧,“大哥,会不会有什么大事?”


“嗯。”俏如来接过信,先飘出的是一张字条,上面是羽国现任国君端庄秀丽的小楷。


「师弟,你一脸戒备的神色,一定很有趣。」


……


彼时银燕还在一旁忧心候着俏如来,就担心那唯恐天下不乱的羽国国君又要给自家大哥找什么麻烦,却见俏如来突然神色一变,攥着信纸的手紧了紧,却是云淡风轻地转身回了房间,“信中并无大事,只是师兄提前送来的新春贺礼,我先回房,银燕,你自去忙吧。” 



待回到房内,俏如来便将信放在了案几之上,信中另有他物,依着尺寸手感,大抵是一副字画。俏如来盯着手中的字条,几乎能够想象得到那人落笔时得意却也娇矜的神色了。只是这信中剩下的,怕不是什么令自己愉快的东西啊……


俏如来叹了口起,却还是将信中叠起的宣纸展了开来。 

…… 


俏如来先是一愣,继而面上便涌起了一阵薄红,从他白皙的脖颈向上,一路红到了耳根,原因无他,只因那宣纸上的正是一张画像,画像的内容正是俏如来自己。 

只是……画中人虽面容端庄,掌心合十神色虔诚,然而却是半跪着的姿态,一头长发如瀑散下,从脖颈到背脊的处的线条流畅曲美,身上却只着一件薄薄袈裟,影影绰绰掩去了某些部位,手上惯常戴着的佛珠却是变到了脚上,让那一截踝骨更显得小巧精致。



圣洁而情色。


俏如来捏着佛珠的手一紧,到底修养良好,没有说出什么不雅之语,然而还是被搅乱了心绪,案上点着灯火,他便是毫不犹豫,手一伸火舌便将那宣纸舐去了一角,有焦黑的灰烬落下,又仿佛是惊醒了般一收手,将那剩下半阙的宣纸抢救了回来。 


倒也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心思了。 


他恼,却也羞,心底里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令人烦躁,俏如来重新铺了一张宣纸在案上,狼嚎饱蘸墨水,却是迟迟不知如何下笔,直到一点墨色蕴开了纸面,俏如来才回过神来。

 “……” 

他重新铺开一张新纸,思量许久,终于提笔。




“哈,看来我得去中原一趟了。” 

“哦?你的好师弟是什么反应?”



侍从将来自中原的信件送至雁王手上时,恰逢凰后到访,此刻她正立于殿下,琢磨着雁王那一脸玩味的表情,想必是有趣事发生。


“师弟之约,不得不赴啊。”上官鸿信看着信上的字体奔放的「雁王,来战」四字,鎏金的眼里却是盈上了笑意,只觉得自己的师弟,着实可爱了。

评论(5)
热度(29)

© 很菜 | Powered by LOFTER